您在這裡

作家虛擬課堂訪問,與學生讀者進一步連結

許多教師在童年時期很難與圖書作者聯繫,而現今的教育工作者,特別是中小學,正在努力利用科技如Twitter、Skype,以及Google Docs來連結學生與作家。俄亥俄州4年級英語教師Stacey Riedmiller表示,這對孩童讀寫的教導方式是種改變。

教師們表示,社群媒體是連結的切入點,例如他們透過Twitter讓活躍使用Twitter的作家知道學生喜歡他的書,許多作家回覆這些訊息,並展開線上的交流。現在有更多的作家使用Skype、Google Hangout或是Facetime做虛擬的學校拜訪,親自訪問可能讓學校花費數千美金支出作者出席及旅行費用,而簡短的視訊談論通常是免費的。

許多人認為這樣虛擬互動對學生、教育工作者和作家是有好處的。對於學生,他們認識寫作、修改和出版的流程,作家是一位真實的人類。對於教師,他們瞭解學生對於作者的種種問題。而對於作家,這些交流不僅是行銷書籍,而是獲得學生讀者的真實回應。

《Where are My Books?》作者及插畫家Debbie Ridpath Ohi表示當她太重視兒童讀物的商業價值時,與這些年輕讀者交流,幫助她重新思考為何寫作及寫作的喜悅。

作家Julie Falatko上個月對緬因州Oxford小學5年學生,透過Skype介紹她的寵物狗打破冰塊,並把預計2017年秋季出版《Snappsy the Alligator》系列第2本書讓學生預覽。她對同學說,這本書有點小秘密,所以你必須要保密。同學閱讀書後提出問題,學生對於作者靈感和敘述選擇感到好奇,並隨著教師指導,交流主題轉為修改。Falatko表示當她是學生同樣年紀時,她以為作家坐下來寫作就完成作品,插畫家坐下來就畫完圖畫,但實際運作不是如此。她讓同學看《Snappsy the Alligator》初稿,通常一個故事大約要30次草稿。

Oxford小學教師Melissa Guerrette表示和作家採用Skype大約5年,學生對作家開放的提問方式不同於對教師。從學生提問的問題也是種評估方法,透過Skype會談,Guerrette瞭解學生對於身為讀者與作者的看法、重視書籍的方式,以及書籍的偏好。

作家透過交流,促銷書籍、幫助創作過程,和目標讀者保持聯繫。位於北卡羅來納州作家 Barbara O'Connor每個月有4-5個Skype訪談,她的兒子已經成年,但她可以透過Skype和喬治亞州或夏威夷的孩子聯繫。

最近麻州Freedman老師透過Twitter和O'Connor分享一個檔案連結,Freedman老師的學生閱讀O'Connor的「Wish」並寫下評論。Freedman老師大約於12:55pm在Twitter留言,O'Connor在1pm回覆,Freedman老師並不認識O'Connor。O'Connor要求Google Doc的編輯權限,她要回應每位學生的評論,作者在1小時內回覆,學生對於作者立即的回應感到驚奇。

Scholastic公關與教育圖書館行銷副總裁Tracy van Straaten表示,像是口碑宣傳,社群媒體可以是有效地廣告形式,並隨著技術進步,更多的作家對虛擬的訪問有興趣。《The Quirks》作者Erin Downing是Skype課堂訪問的粉絲,1年有30-40個Skype訪談。「Lady Pancake & Sir French Toast」作者Josh Funk,白天是軟體工程師,並不能經常到學校訪問,他利用星期五午休透過Skype與學生會談。

幾個兒童圖書愛好者網站提供這些關係的聯繫,Nerdy Book Club是一個致力於兒童與青少年書籍討論網站,2011年由4位教師成立,現在有超過6萬名用戶使用「簡易資訊聚合訂閱《RSS Feed》」。教師和作家表示在這網路社群的另一個好處是在跨專業領域形成密切的友誼。Downing表示,認識喜歡我所從事的書籍類型並關心孩子的人,我們就有相同之處,這是我們兩種工作最好的一部份。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