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美國由大學支付酬勞的校外實習機會漸增

相關關鍵字: 

Shira Eisenberg是芝加哥大學主修電腦科學的二年級生,她身為單親且失業媽媽的女兒,有經濟上的壓力。但是當她初入芝加哥大學時得知她可以參加學習職場面談的工作坊、可以獲得由學校來支付酬勞的實習工作時,還是大感驚訝,Eisenberg表示如果沒有學校大方出手相助,在生活費的龐大負擔下,她是無能為力參與這些活動的。

在高度競爭的就業市場上,具有工作實習的經驗已成為必備的資歷,根據全美大學和雇主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and Employers)2017年的統計資料顯示,約有一半的實習機會是設有實習職缺的公司提供的,但另外一半的實習機會就是來自非營利事業單位、公共服務、社會工作和藝術機構等,而這些單位有能力支付酬勞的非常少見,大部分學生需要支付日常生活費的開銷,接下沒有酬勞的實習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為此,大學開始利用募捐來的善款與校內經費,主動與承擔創新和社會改革責任的一些機構合作,學生實習的酬勞由校方來支付,讓學生可以盡情的追求自己的理想,不必擔心生活開銷,也看得到投資自己未來前途的希望。芝加哥大學職業發展部門的主管Meredith Daw表示,她不希望學生選擇自己事業領域時,被利益所左右。被迫選擇那些可獲得實習報酬的領域,而刻意忽略掉沒有酬勞,但卻非常符合自己理想的領域,令人扼腕嘆息。

芝加哥大學的Jeff Metcalf實習計畫,每年提供2000個實習名額,由雇主支付法定最低薪或每小時11元,看何者為高,但有40%實習單位的雇主是付不出薪資來,這時就由學校大方支付10週4,000美元的酬勞給學生。

2016年芝加哥大學另一項Odyssey學者計畫獎學金開始運作,專門來幫助像Shira Eisenberg在內的低收入學生,保證這些沒有家庭背景支援,需要自力救濟的清貧學生可以獲得第一年暑期有酬勞的實習工作,2016年暑期就有232名學生加入並實質受益。

佩斯大學(Pace University)學生的實習安排做得非常好,所屬的Wilson Center負責提供學生紐約市區附近的非營利實習機會,如Greyston Bakery、Housing Works、Legal Aid Society等,這些都是紐約知名的非營利事業機構。以學生Elizabeth Pooran為例,2016年她在Senior Planet Exploration Center 實習,教導年長者使用電腦、上網等新科技產品和技能,為這些年長者開了一扇通往摩登世界的門,幫助了人,自己拿到的酬勞也不少,每小時16美元,8週共獲得4,480美元一筆可觀的收入。從2009年開始佩斯大學總共花了50萬美金,為120名學生的實習工作買單。

馬卡來斯特學院(Macalester College)的實習工作也成功的與社會服務目標相結合,2016年有50名學生的實習工作是協助結核病服務納入喬治亞的公衞醫療系統,及支援變性者對抗社會的歧視。

安默斯學院(Amherst College)也不落人於後,提供比2016年多了40%的2017年暑期實習基金100萬美元,幫助了229名學生不支薪非營利組織及小型新創公司的實習工作,這些錢大部分都是從校友捐助而來的。由於安默斯學院的學生畢業有80%都進研究所,這筆錢也預備為研究性質的實習工作及海外的交換學生計畫使用。曾參與實習的畢業生創業後,不但提供付薪的實習機會,當然偏好學弟妹是免不了的,也協助媒合新創企業與母校實習生,並提供捐款讓學弟妹支付生活開銷。

科蓋德大學(Colgate University)也是靠校友及學生家長的捐款來經援無酬勞的實習工作,該校過去5年來總共獲得400萬美元的捐款,支付200名學生每年從事藝術或研究的不支薪及低薪實習工作。學生也可以自己擬定獎助方案,由學校幫忙找到接待單位支持實習,這部份也計入學校支付的實習酬勞中。

科蓋德大學副校長Michael Sciola認為,由學校提供補助的實習將有助於學生避免在大一、大二期間就跳進以職場為導向的工作環境,讓學生們有更多探索的機會。他表示:「我們的總體目標是提供學生通過實際的沉浸式體驗來探索他們的興趣,達到增能(empower)的目的,而不受財務障礙的限制。」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