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05年師鐸獎得主 陳清義:我願終身當孩子的守護神

相關關鍵字: 

臺北市福星國小校長陳清義,從當老師那天起,就誓言「當孩子的守護神」,32年教育生涯中,他時刻緊記這份承諾,不僅特別關注弱勢孩子,還曾奮不顧身以身擋車,及時阻止一場校門口前的車禍。

從小學業成績就很優秀的陳清義,國小拿的是市長獎,還常擔任班上小老師,他坦言,當初會當老師,是為了減輕家裡負擔,「讀師專不必繳學費,加上有阿姨在國小當老師。」也因為自己從小家境不好,深知弱勢孩子求學之苦,當了老師後,陳清義投注愛與支持,希望讓每個孩子都能找到舞台。

陳清義第一所任教學校是明倫國小,學區的弱勢家庭多,第一年他就義務帶學校的排球隊。「寒暑假集訓時,每天清晨五點多到學校替球隊孩子煮水煮蛋、泡牛奶,讓他們早餐可吃得營養一點。」陳清義除了幫球隊孩子準備早餐,更自己當「發球機」,一球球發給學生練習打,由於每天要發好幾百球,導致他後來手臂肌腱受傷。

愛的麵線暖孩子的心與胃
不僅義務帶球隊,陳清義還犧牲午休及放學後的時間,指導學校合唱團、樂隊及桌球隊。「這些孩子都各有天分,不應為了家庭因素埋沒,我要盡力陪伴、協助他們。」

分身帶學校團隊的日子,持續了八、九年,這些日子裡,陳清義「愛的麵線」讓學生念念不忘。陳清義總是鼓勵學童要「挑戰比你厲害的人」,只要有好表現,就請大夥到隊員家裡吃蚵仔麵線。一碗麵線,不僅暖了學生的胃,更蘊含照顧隊員的心意。

和特教生玩接球  讓媽媽流淚
不放棄給每個孩子鼓勵的機會,是陳清義的教育理念。他回想,在明倫時,有天他到特教班代課,特教生小昱(化名)一人呆坐角落,有老師提醒:「不必在意他,他不會有反應」陳清義不理會這善意提醒,拿起球放在小昱手上,小昱毫無反應任球滑落,陳清義一再重複同樣動作,沒想到後來小昱突然接起球。小昱媽媽接孩子放學時,陳清義告訴媽媽「孩子會跟我玩球」,媽媽直說:「不可能」便帶著孩子離去。一會兒,媽媽流著淚去找陳清義,開心地告訴他「我不知道孩子竟然會跟我互動,對我有反應。」這位媽媽的眼淚,陳清義至今難忘。

至今難忘弱勢孩子舞台上的自信
在大同國小當校長時,為了讓文化刺激較少的孩子有機會開口說英語,陳清義除了帶領全校老師營造學習英語環境,更鼓勵小朋友每天找校長練習說英語。小二的小侖看到陳清義,總是大聲跟他說 「good morning﹗」,對英語表達強烈喜好,陳清義得知小侖來自單親家庭,家境困難,就買了英語CD到小侖班上送給她。並告訴其他孩子:「小侖愛說英語,會主動問校長英語生字,如果其他小朋友也像小侖一樣,願意主動開口說英語,校長也同樣會送英語CD。」

這樣的肯定不但鼓勵了小侖,讓她不需補習,畢業時以流利英語代表畢業生致詞;同時,還激勵了其他學生,後來,陳清義又送出好幾套CD。「看到小侖在台上自信又流利地全程用英語致詞,那一幕我感動流淚,而且,感動一直都在。」

不僅關心孩子的學習,陳清義也注重學生的生活照顧,早在十四年前他當大同國小校長就爭取扶輪社補助,讓弱勢孩子早餐不必餓肚子;到了大龍國小後,更是積極募款,延伸到一天三餐都可讓弱勢孩子有飯吃,衣食無虞。

每天早上在校門口迎接學生上學,是陳清義當校長的堅持。五年前某個早上,正是學生上學、家長接送人潮最多的時刻,校門口前的通學巷傳出刺耳聲,正在校門口迎接學生的陳清義遠遠看到一輛休旅車疾駛而來,他奮不顧身跳出以身擋車並吹哨示警,車子絲毫沒有減速,幸好家長學生快速走避,車子也從陳清義身邊擦身而過。「當時心裡什麼都沒多想,唯一念頭只想保護孩子。」面對危急時刻,陳清義始終堅持自己許的承諾「做孩子的守護神」。

陳清義是台北市立大學教育行政與評鑑研究所博士,他從2004年起就參與執行臺北市國小基本學力檢測計畫,對學生的學習、教師的教學有深刻研究,十多年來他和團隊總是做老師的後盾,分析學生的學習狀況,提供教師教學參考。

「保持熱情的祕訣是:每年都做一件新的事。」教育生涯三十多年,陳清義不吝惜把他的教育熱情傳播給教師及家長。他帶領教師讀書會,鼓勵老師分享教學心得;擔任家長志工合唱團指揮,每週陪伴家長練唱。

走進陳清義的校長室裡,擺滿各式玩偶及抱枕,陳清義如數家珍了解每個玩偶在小朋友心中的排名:「第一名是妖怪手錶,第二名是凱蒂貓...」,不僅一下子拉近校長和小朋友的距離,連家長、老師都能感受校長室裡的溫馨,陳清義為校長下了簡單註解:「校長的責任,就是幫老師找資源,全力支援老師;並給孩子更好的學習環境;還是家長和老師間溝通的橋樑。」


陳清義的校長室有各式玩偶,一下子拉近親師生距離。攝影:陳祥麟

陳清義(後排中)鼓勵陪伴孩子多元發展學習。圖片提供:陳清義


陳清義擔任家長志工合唱團指揮。圖片提供:陳清義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