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不完美的身體 舞出生命之光 顏翠珍與眾不同的「舞道人生」

星期六傍晚,建成國中的舞蹈教室傳來一陣陣音樂,舞者們用心數著節拍,不斷重複動作,他們有的缺了一條腿,有的缺了一隻手,有的看不見,還有的是侏儒症患者,雖然他們的身體不完美,但是卻有滿滿的舞蹈熱情,而帶領他們發揮生命熱情、舞出生命之光的貴人,正是文化大學舞蹈系專任副教授顏翠珍老師。

不一樣的舞蹈老師
生長於南臺灣的顏翠珍,從小患有地中海型貧血,為了強健自己的身體,16歲才開始習舞,雖然起步得晚,但是她比任何人都認真,後來以「傑出舞者」的身分,成為文化大學舞蹈系的專任副教授。從事舞蹈工作已30年的她,其實還有另一個特殊身分,那就是「鳥與水舞集」團長。

「鳥與水舞集」創立於民國92年,是國內第一個由截肢者、視障者以及侏儒症者所共同組合的業餘舞團,顏翠珍不一樣的舞蹈教學人生,也就此展開了。從民國87年起,顏翠珍就帶領著這群從未接觸過舞蹈的學員,藉著跳舞來打開心胸,找到精神的寄託,並在共舞的過程中,學習彼此互助,發揮正面的影響力,開創自己的「舞道人生」。


顏翠珍帶領著一群特殊的舞者們,藉著跳舞來打開心胸。

與特別的舞者們相遇
面對不同的肢體障礙,如何為他們打造安全的練習方式,就已經不容易了,後來又加入了視障者,困難和風險也相對提高,但顏翠珍利用他們的個人特色,讓每個人都有最適合自己的角色與舞蹈動作,不能蹲的就站著,可以站的就試試難度高一點的動作。「沒有統一的標準,老天爺就是給我這麼好的素材,讓我可以巧妙搭配。」

學員徐婉琪小時候因為車禍而截去左腳,在先生連哄帶騙下,開始跟著顏翠珍學舞蹈,她記得剛開始非常自卑,也怕別人看到自己的痛處,她在更衣室換好衣服、缷下義肢後,根本不敢走出來,害老師等了十幾分鐘。而顏翠珍非但不生氣,還一直哄著:「試試看沒關係,只是暖暖身體!」幾次的練習之後,徐婉琪終於敢抬頭挺胸,並且努力挑戰自我,例如一個簡單的站立動作,對僅剩右腳的她來說,卻是非常困難的,她得先學著撐一秒、兩秒,經過苦練一年,才能持續站立兩三分鐘。

另一位患有侏儒症的李秀芬,被顏翠珍暱稱為「小巨人」,出生於臺南六甲鄉下的她,因為害怕別人的異樣眼光,從小就不敢出門,剛開始加入舞團時,別人一步,她要三步,她很怕拖累大家,就不想跳了。顏翠珍發現後,便笑笑的告訴她:「我回去想想該怎麼跳。」不久,舞作中增加了一個「小鳥」的角色,這是顏翠珍特別為她量身訂做的,並且搭配視障舞者所扮演的稻草人,不但有導引的作用,畫面也變得更活潑可愛,李秀芬感動之餘,心防也被打開了,變得愈來愈有自信。

老師,也是媽媽
對於舞團成員來說,顏翠珍是老師,也是媽媽。顏翠珍說,起初她只是想訓練肢障者的平衡感,後來看到截肢者、視障者的不方便後,她更希望能夠藉著舞蹈的力量,讓團員有勇氣肯定自我,打破心靈上無形的枷鎖。因此她將舞團命名為「鳥與水舞集」,就是希望團員的心志像飛鳥般自在翱翔,像水一樣流向寬廣的大海,不因為身體的殘缺,而阻擋了追夢的決心。

要把不同障別和年齡層的團員組合起來並不容易,就像個家庭一樣要長幼有序,而且一定要彼此照顧,肢障舞者必須注意排練的安全位置,用聲音引導視障者,視障舞者則幫忙搬運行李和道具。在這樣的過程中,原本因肢體殘缺而自怨自艾的肢障舞者,會慶幸自己有一雙好眼睛,視障舞者也會對自己的好手好腳而覺得感恩。

顏翠珍說,團員是「在平凡的人生中,遇到不平凡的遭遇。」在舞團裡,不論年紀大小,都是以一分感恩心面來對生命的不圓滿,以彼此尊重來拼出殘缺的完美,凡事看好的一面,不夠理想的事,努力再努力,綻放生命的光和熱。

帶領身障者出國 以行動鼓勵世人
「鳥與水舞集」成立10年多來,已巡演了200多場,在沒有豐富的資源挹注下,舞團行政事務以及舞蹈的編排教學,都由顏翠珍一肩扛起,她帶著團員巡迴臺灣各地的學校與監獄表演,用舞蹈替學生和受刑人進行生命教育,讓他們了解即使面對困難,也不要輕易放棄希望。

「對我來說,舞團已經是一個責任。」顏翠珍說,團員因為身體的受限,反而更用心充實生活,積極尋求可以做到圓滿的方法,這是更為開放、更為陽光的人生,從他們身上也得到了更多的回饋,這也是她一直走下去的力量! 她希望藉由舞團的表演,讓大家都能看見,這群特殊的舞者,是如何在不凡的生命中,得到精采的禮物。


一個簡單的站立動作,對僅剩單腳的舞者來說,卻是非常困難的。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