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振聲高中郭淑莉老師——為孩子開啟藝術想像的天空

相關關鍵字: 


郭淑莉(左)的教學熱情,也得到孩子們的真情回應。

來到臺北的長流美術館,可以發現郭淑莉老師的「粉紅頭牙齒人」作品正在館內典藏,她的作品經常參與展出。身為臺灣五月畫會最年輕的成員,她的牙齒人系列壓克力彩創作,融合了純美術與當代風格,已成為其個人的圖騰與象徵。

「每個人在笑、生氣、說話的時候都會露出牙齒,可是光看牙齒,卻看不出一個人的性別與個性,它就像一個面具,一個抽象的符號。」用咧嘴的笑面對生活的挑戰,這是郭淑莉創作牙齒人系列作品的理念,而在教學的現場,她同樣以這般積極樂觀的態度從事教學工作,傳播教育愛,並因此得到教育部國教署106年度杏壇芬芳獎的肯定。


郭淑莉牙齒人系列作品《郭三嗑土司 勃一跤》。

結合時事出題,鼓勵學生自由想像

想像面前有一座山,這座山有眼睛,也長了腳,山揹著一個小朋友的家,逃

離從後頭追來的土石流——這其實是郭淑莉之前在嘉義帶小學生時,一個小朋友的繪畫作品,當年嘉義剛好發生大地震,造成土石流災情,郭淑莉結合時事出題,讓同學自由發揮來創作。

「其實孩子們是十分有想像力的,他們的思維往往與大人不同,帶著新鮮的童趣。」郭淑莉笑道。

任教振聲高中後,面對一整班程度參差不齊的學生,為了能更快提升同學的藝術感受力,郭淑莉總是盡量從同學所遭遇的事情,做為課堂上教學的命題。因為切身相關,同學們更能深入思考,而任何千奇百怪的想法,郭淑莉都不會抑制。「現在年輕人不是很愛搞怪嗎?那就讓他們好好地玩一玩!」在藝術的天空,郭淑莉熱情地引導每個孩子去盡情揮灑。

就如同她自己的創作,也呈現某種另類的風格,不僅有土司或粉紅頭牙齒人,還有全身粉紅皺巴巴的琺克先生,他偶爾心情會很霧霾,因為每逢要出門,他就必須套上灰色的緊身外衣,符合別人對一隻兔子的想像。郭淑莉喜歡這種充滿趣味與符號意象的創作風格,她也鼓勵同學們不拘泥於傳統的框架,解放自己的創造力。

不怕扮黑臉,拉近孩子與家長的距離

振聲高中的每位老師都有一本粉紅色的電訪本,而郭淑莉的那本寫得厚厚滿滿,全都是跟學生或家長晤談的紀錄。

「你的年紀與我們有些微距離,但這距離卻僅僅只是年紀上的差距。你帶班方式與學生相當貼近,你確確實實的了解每一位學生,還沒開口你就知道我們內心想著什麼。」曾有一位學生在信裡寫了這樣一段話感謝郭淑莉,稱她不僅僅是個導師,更像是朋友及家人。對此,郭淑莉相當感慨,其實有時候一個老師真的不需要多麼高明的教學方法或輔導手段,最重要的是「有心」,只要願意花時間在學生身上,陪伴他們,了解他們,自然會成為他們心目中的良師益友。

「學生覺得這是他人生卡關的大事件,我們大人看起來可能會覺得那只是小事啊,沒什麼,但是不可以這樣!」郭淑莉嚴肅地表示,如果一個老師不能站在學生的立場跟角度去思考,又怎能真正理解他們的煩惱,並協助他們解決問題呢?所以就算表面看起來再傻再微不足道的小事,郭淑莉都當成一件大事來對待,認真地陪學生聊,不惜花時間和心血。

郭淑莉說,這個年紀的孩子有許多矛盾與衝突,往往跟家庭有關,在協調孩子與父母的關係之間,她有個原則,就是讓自己來扮黑臉。曾有一位男同學有輕微暴力傾向,課堂上還作弊,經過多次開導,她發現這同學吃軟不吃硬,於是在找家長來的時候,就由她來扮黑臉,告訴孩子底線在哪裡,事後再由孩子的媽媽來負責軟語安慰。「畢竟他們親子之間才是真正要相處一輩子的。」郭淑莉感性地說道。

問問自己今天努力了沒

    無論是指導創作或生活輔導,郭淑莉都會與同學分享自己的座右銘:「問問自己今天努力了沒?」青春很短,今天稍縱即逝,若是不努力做些什麼,一下子就失去了,而過去的時間不會再回來,所以務必要珍惜把握,以免後悔。

「如果你是真正有才華的藝術家,你一定不會被埋沒的。」郭淑莉認為,如果一個人懷才不遇,那只能代表他沒有做出足夠的努力。她相信,只要持續的努力,終有一天會結出正向積極的果實。即使在教學現場,不時會出現令人感到挫折的棘手事件,但只要想起學生寫給她的感謝信,想到每一個揹著夢想起飛的孩子,她人生的調色盤就有了豐富的色彩!

2017全國圖畫書比賽,郭淑莉(中間蹲下者)班上有16位榮獲全國入選獎。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