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高雄輔導團課督廖俞雲,用「一口氣拖5樓樓梯」的力氣,為教育翻轉煽風點火

相關關鍵字: 


▲高雄輔導團課督廖俞雲從小電力滿檔,長大當老師、當課督都用她120分的熱力,做更好的教育。黃建賓攝

看過高雄有個課督,拿著海報上山下海打卡、在左營高鐵拍教育節宣傳片嗎?她就是拿自己無限的精力,擴大自己愛的範圍,當更多教育想法推手的「浮誇一姐」,廖俞雲。

「這怎麼好意思!」

在高雄各個校門內外、輔導團、自發共備團體等教育圈場域,只要有老師、主任、校長主動提出方法、材料、場地、交通支援等,為教育改變自願出錢、出力、出時間,這句充滿活力、聲情飽滿的口頭禪就會突然響徹人群間。

話一出來,就會看見一個頂著短髮、像隻充滿電的小蜜蜂的身影,穿梭眾人身前身後,一下子幫忙拿海報紙、一下子拿起筆幫大家記錄梳理重點、不一會又拍照打卡留紀錄,那就是高雄輔導團課督,廖俞雲。

新課綱不只要教學團隊有心、行政端要支持,如果加上輔導團課督的穿針引線,串連起來的改變力量就能更大。「談高雄新課綱推動,就是找俞雲,」臺灣教改大推手之一、麗山高中老師藍偉瑩肯定的說。

廖俞雲的臉書每天洋洋灑灑,出現各式各樣跨層級、跨縣市學校、輔導團、共備團體,連澎湖她都能「一日生活圈」跨海打卡。

各地翻轉教育能手,都因她串連。從高中端串連到國小的「島嶼的集體記憶」課程、跨高雄臺南教師主任的「探究與實作」課程研發團隊,她都是背後的隱形推手;此次籌辦為期3週的高雄教育節,更是從北到南跨政府到民間,藍偉瑩、大考中心劉孟奇、閱讀理解的專家黃國珍等都是開課講師,各地12年國教老師共襄盛舉授課、觀課、議課。她當課督不限港都,秉持人生「浮誇」辦事精神與活力,炒熱高雄教育圈。

天生渾身是勁,遇到恩師調遣精力

廖俞雲的渾身是勁是天生,點子無限多,一開始卻用來搗蛋。小俞雲因為太皮換過4家幼稚園,上了小一頑性不改,看見沒寫作業的同學被老師點名站起來覺得好帥,擦掉在家寫好的功課,就為站起來風光一下;她還四處借錢買零嘴,讓阿嬤在班親會上一直還債道歉。其實家教甚嚴的小俞雲,在家很守規矩,家人也不思其解她的脫軌行為原因,學年結束導師氣得操性成績打個「戊」,只好又轉學。

「就覺得在學校好無聊,不知道要幹嘛?」廖俞雲還記得當時心境,好在小二轉學之後,一連遇見寬容她的老師。後來就讀高雄民族國中的國二、三導師陳麗華的理解和寬容,甚至改變了她的一生。國中階段,午休她不想午睡,陳麗華容許她不睡覺,但是交換條件讓她拖教室那棟樓從1到5樓的樓梯,這一拖,精力得到排遣,結果讀書專注力提升,成了黑馬考進雄女。

「我好開心,從1樓拖到5樓,自己再從5樓拖到1樓,要不然讀書的精神壓力真的很大。」導師不僅看懂廖俞雲,倒過來,廖俞雲也懂得她的用心。原來當時老師嚴格出了名,平時不僅盯著大家晚自習,寒暑假更找學生來加班讀書,班上有一半人討厭陳麗華。「但她是一位會幫你去問數學老師問題,回頭來教你數學的英文老師,」廖俞雲感念導師的用心陪伴,陳麗華的人師形象,也成為廖俞雲日後任教的典範。


▲ 廖俞雲從小就是渾身是勁的小調皮,搗蛋到換了4家幼稚園、小一操性成績得了「戊」,直到遇見國中導師陳麗華,才慢慢找到排遣精力的方式。廖俞雲提供

轉化精力,成就帶領孩子的人師

廖俞雲從此開始將全身電力,發揮在不一樣的地方上。在雄女,她笑稱自己不是班上最漂亮、成績最好、當班長的學生,但卻是調解大家勾心鬥角的班寶。雄女畢業,進入彰師大國文系,她替社團募資、找醫生下鄉義診、辦晚會、上臺演講,「我雖然不太讀書,但總是用120分的力氣在做事情!」廖俞雲道。

她的精力無限,更顯於每一份教職的挑戰中。一開始接手私校學術程度很高的語文資優班,學生放了本參考書在她桌上,言下之意是:如果要教參考書內容就不必了,我們都會了。於是她卯起來讀書,上任3個月內念熟坊間國高中參考書,重新整編出自己的講義,「每天都在跟學生比賽,可是我覺得那時候我根本不是『老師』,只是比他們會整理筆記而已,」廖俞雲回頭看自己第一份教職,只是個逼孩子讀書的人,心裡很清楚孩子看她的眼神裡根本沒有愛。

想著國中老師當初對她的寬容,廖俞雲在新的教職中,開始真正帶學生、磨成「人師」。她自掏腰包,帶壽山國中放牛班學生重漆佈滿髒話課桌椅的教室,向學生宣示:「你們的過去我不在乎,現在開始跟著我」。她在高雄高商大改紅樓夢文本的上課方式,將劇情人物設計成機會和命運的遊戲,從學生設計人物造型圖的細節,評量確認學生對文本的閱讀理解。

在學生心中,她變成一位上課有趣、幫大家買點心、幫學生編製學習檔案、還幫學生剪頭髮的「胖米老師(因她喜歡幾米)」。「當老師時,大年初二之後就要開始編講義、幫學生出版學習檔案,」廖俞雲一面翻開帶來分享的教學檔案,一面說起家中令家人吃驚的記錄存量。

盡情浮誇,更是愛的表現

浮誇,更是她表達愛的方式。擔任家族裡的超級康輔長,她帶姨婆團旅要做布條,過年期間舉辦全家族每天抽獎活動;甚至發揮做教學檔案的精神,在分別送外公外婆最後一程的服喪期間,分配大家寫下對長輩的思念,最後集結成兩老的「人生畢冊」。

「這是我愛家人的方式。我是外公外婆唯一親自帶大的長孫女,他們過世之後,家族維繫理所當然是我的天命,」很多時刻,從她眼中還是看得見當初那個轉很多次學的小頑皮,但只要一提起家人,她會是那個讓媽媽填自己的大學志願卡的廖俞雲、為「不嫁出家鄉」放棄曾經摯愛的廖俞雲。

廖俞雲其實也能是每天堅持做三菜豐盛早餐的母親與妻子,然她與生俱來的精力與承擔,似乎就是要愛更多人。「同樣的時間,我不只愛我的家庭,更要愛家族;我不多生養第二個孩子,也是想把同樣的時間,用來養更多人的孩子,」廖俞雲說。

如今從「胖米老師」變廖課督,她維持「浮誇」路線,拿著教育節海報上山下海到各校打卡、在高鐵左營站拍宣傳影片,為她心中更多的孩子,為改變教育的火苗,始勁搧風點火。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