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又一波!學童遠距上課恐成「專注力」大挑戰

新冠疫情再創高峰,國小老師林怡辰觀察,停課在家的孩子最容易沉迷3C、注意力不集中,一個指令竟有半數學生接收不到,抄聯絡本錯漏百出,復課後要花上加倍心力,還不一定能補得回。

疫情又一波!學童遠距上課恐成「專注力」大挑戰

疫情之下,部分學校改採遠距上課,資深老師提醒,這是一場「專注力」大挑戰。圖僅示意。Shutterstock

彰化縣原斗國中小小學部老師林怡辰發現,去年五月那波大停課,衝擊最大的是現在五年級這屆,「他們剛復課回來的時候,完全都不像五年級,學力出現很大的鴻溝」,除了課本上的基本概念沒學會,更嚴重的是分心,「你提醒他的時候,他會突然嚇一跳,覺得自己怎麼又分心了」,老師們都覺得情況很嚴重,往往孩子站在面前,自然就進入一種「自動導航」的放空狀態。

「我意識到未來的教學生涯,都得和學生的專注力對抗了」,林怡辰說,現今教學現場花了太多力氣,對抗學生的專注力問題,以機會成本來看,無形中就少掉很多教導學科知識和其他科目探索的時間。

以作文為例,林怡辰說以前的學生一個學期可以寫到10篇,但現在沒有辦法,這一個學期寫到4篇就很多,就連抄個聯絡本,已經高年級卻還有半數的人抄得很慢、抄錯、抄漏,迫不得已只好用以前教低年級的方法,「先請全班站起來,抄好的坐下,然後再請組長站起來去檢查每個人」,她感嘆如果科任老師忘了這樣做,隔天就會有一堆人沒有抄到該做的功課,再不然就是忘記帶作業回去,每一個環節都可能會漏掉。

也因為經歷過停課風暴,目前大多數家庭都已補足3C配備,家中孩子同時上遠距課沒問題,但較大的隱憂是孩子的心抓不回來。

教學二十幾年的林怡辰回顧,早期學校老師要去網咖找學生,慢慢演變成學生會往蝦皮去買二手手機,假日聚集在便利商店尋找 WiFi,「但這幾年我發現學生在家裡就有足夠的設備、載具還有網絡,可能在凌晨還會收到學生的私訊問題」。

學生專注力不足 線上學習成效差 

臺中市漢口國中總務主任、也是國文老師的張文銘同樣觀察到,平常實體課,班上大約只有三分之一學生能專注在課堂,改為線上教學後專注度更低,他經常隔著螢幕 cue 學生,多數都無法及時回應,好不容易開了鏡頭,眼神卻從頭到尾都沒看著老師,不是盯著左下就是右下,很明顯同時在看別的載具而分心。

他私下詢問學生,得知不少國中生在家上課時,手中同時有三台載具,有手機、平板,還有應付老師提問時用的桌機,只要不開鏡頭和麥克風,就忙著玩遊戲。因此復課後學生大多坦承,學習效果不佳,平均只能吸收不到三成的內容。

疫情停課後 學生無法克制使用3C的時間 

林怡辰說,在去年三級警戒的時候,常發現有學生因為家人都去上班,沒辦法在旁邊盯著,早上的第一節線上課遲遲沒有出現,還要打電話去家裡把學生叫醒。後來也因此輔導很多學生,眼神飄忽、不會看著人講話,老師交代的事必須再請學生複誦一次「我剛才說什麼,你再說一次給我聽」,這種狀況很多都是因為學生在家跟家長少有對話,父母不知該跟孩子說什麼,孩子端著晚餐就回房間玩手機,到了學校變得很不耐煩,沒辦法好好靜下來聽課,這是以前高年級很少看到的。

林怡辰過去長期在偏鄉使用平板教讀寫,有效提升學生基本學力,但她感嘆「這一屆我有一點停下了,主要是疫情後回來發現,在家長端還沒有做好準備和控管之前,其實後患無窮,學生一拿到平板,馬上登錄遊戲帳號,已經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面對疫情再起,家長、老師如臨大敵,奇威專注力教育中心執行長廖笙光建議,休閒時間避免讓孩子大量接觸影音這類視覺刺激,因為多數學童的聽覺記憶比較短,容易記不住大人給的複雜指令,反而應該有意識的訓練「聽覺記憶廣度」,一天留下10分鐘不要看、光聽有聲書、podcast等,加強聽覺學習,會比整天觀看時下流行的 YouTube、抖音更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