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任期的戰爭 美、日兩國的教師危機

最近,美國、日本的教育界都不太平靜。繼課綱、考試改革的討論爭議,教改的聚光燈又再度照向這場革命的主角:老師。

去年十一月初,美國版的《TIME》雜誌封面採用聳動的文案「爛蘋果」(Rotten Apples)為標題,封面以法官的木槌,木槌下方是顆紅蘋果為主視覺。雖然木槌沒有落下,但圖像的「做勢」與標題敲碎不少美國老師的心,因為在美國,蘋果是教師的傳統象徵。報導一上線,很快就遭到美國公校教師及工會的猛烈抨擊。

美國「終身制」與教師品質

這篇報導探討最近美國加州洛杉磯郡企圖廢除「教師終身制」的判決。緣起一位美國矽谷科技鉅子,為了孩子的教育,企圖透過法院判決,打破教師「鐵飯碗」、改善師資的激烈決心。

今年六月,美國洛杉磯郡初審法院針對「加州公平教育案」(Vergara v. California),判決要廢除在加州行之五十年的「教師終身制」。雖然這項判決還不會對加州法令產生任何影響,但已在公校體系中投下一顆震撼彈。

在美國,除非是性侵、虐待或與毒品有關等嚴重犯法,否則要淘汰「不適任」包括道德敗壞的老師都相當困難,要付出高額的時間與人事成本。法官認為教師終身制及現行保護教師權益的相關法律,難以解僱敷衍或低效能的教師,會對加州學生的教育造成嚴重傷害,因此違反了州憲法中保障學生享有平等教育的權利。

這不僅是加州,也是美國首度將「師資品質」(以學生考試成績為衡量標準)與「學生受教權」掛鉤。就連美國教育部長鄧肯(Arne Duncan)以及前華盛頓特區教育局長李洋姬(Michelle Rhee)都贊同此判決,挑戰現行制度。

由家長發起的教育改革

更不能讓人忽視的,是促成審判通過背後的力量,來自有錢有勢的家長。家有三個小孩,過去行事一向低調的矽谷科技公司老闆大衛.韋爾許(David Welsh)是這起廢除教師終身制訴訟的發起人。
韋爾許遠不如把教育當事業第二春的科技鉅子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或比爾.蓋茲(Bill Gates)有名,但他堅信「教育是改變社會的關鍵力量」,並把教改視為自己改善社會的責任,因此發起訴訟。
自己的孩子曾念公校,他習於企業講求效率的營運模式,無法認同「教師終身制」,更無法接受裁減教師時,校方不問能力,先裁「菜鳥老師」。

這則判決,不但讓公校老師強烈反彈,更「引人側目」的主因是,這是一起由家長、企業家發起,以法律途徑介入教改的案例,和過去,透過政府、公民投票或立法院討論,透過修法的改革明顯不同。
雖然目前加州法令還不會受到任何影響,教師工會也提出上訴,但這股家長和企業的反撲,已引起美國社會高度討論和關注。

日本「定期考核」與教師士氣

在日本,形式上教職也不再是鐵飯碗。日本老師每十年就要更新教師資格證,不更新,教師證將自動失效,失去教師身分。此外,教師還需達基本研習時數才能換證,雖不難達到,但終身雇用不如以往理所當然。
近期,日本財經雜誌《東洋經濟週刊》以「學校危機──教育劣化為日本經濟大問題」為封面故事。大篇幅報導校園教學現場老師們所面臨的壓力與困境。報導中直指,老師們不僅要處理學生問題,也面臨更高標準的家長檢視,雜務繁忙,壓力龐大,工作時間愈來愈長,但能專心投注在教學、與學生面對面相處的時間卻愈來愈少。也有老師悲嘆:「難道老師已經變成了服務業嗎?」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進行的國際調查結果發現,日本老師每週的工作時間約為五三.九小時,遠高於調查對象平均的三八.三小時。但老師本身的滿足度卻偏低,只有不到六成受訪的日本老師肯定,如果重新選擇仍會希望當老師。芬蘭、美國、新加坡等國則有超過八成受訪老師願意再次選擇當教師。

《東洋經濟週刊》點出日本教師士氣低落的原因包括:一、教師工作範圍不斷擴大,老師愈來愈沒有自己的時間。現代教師除了教學和校內活動,也必須滿足校園周邊居民的期待,例如週六活動、校園開放、鄰里合作等。老師也常需要介入處理學生在校外發生的問題,甚至是家庭問題。家庭訪問需等到晚上十點才等得到家長出現的狀況也不少。各式各樣由教育委員會或家長會要求提出的調查報告,也大量剝奪了老師能專心備課的時間。

二、來自家長的壓力。日本教育評論家尾木直樹指出,現代高學歷家長不少,容易用以上對下的態度對待老師。另外,怪獸家長也不斷進化,過去常威脅「要向教育委員會、議員或媒體舉發老師」的方式,如今已經出現新的「威脅三件套裝組」,包括以孩子為人質,事情若未如家長所願解決,就不讓孩子上學,或是要求老師下跪、寫悔過書、甚至以要求金錢賠償或訴訟威脅。

教師大量退出教學現場

尾木直樹指出,過去老師是非常受到信賴與尊重的工作,如今的社會氣氛卻是吝於給老師肯定,將造成教師這份職業,愈來愈難吸引人才進入,直接影響教育品質。

日本文部科學省的統計中也發現,每年因病而申請停職的老師中,有六成左右是精神疾病,顯示校園職場上的壓力、過勞問題,已經足以影響老師的健康狀況,造成愈來愈多老師離開校園。

不僅因工作環境造成教師出走,日本在未來十年內,也將有二十萬教師退休,造成資深教師大量退出教學現場。雖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大力強調「教育再生和經濟再生一樣,是日本最重要的首要課題」。也提出了「達成世界頂級的學力和規範意識」「徹底執行校園霸凌對策,禁止體罰」等政策,但日本教育界仍期待,安倍政權能更深入教學現場,了解教師困境後採取具體對策,才能真正提升教育品質,實現教育再生的理想。
教師,是教育品質保證的核心,改革教育,不應該是製造教師和家長的對立,美國和日本的教師危機,值得台灣深思和持續觀察。

資料來源:2014-12 親子天下雜誌63期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