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百珊:從「嗡嗡嗡」開始說起…

台北市長柯文哲先生有幾個有趣的口頭禪,其中最讓我注意的是「嗡嗡嗡,嗡嗡嗡」這一句。當然,你也知道他為什麼總喜歡哼這一段!

「嗡嗡嗡,嗡嗡嗡…」是兒歌《小蜜蜂》的第一句歌詞,這首兒歌非常有名,旋律源自德國民歌與童謠《Hanschen Klein》(小漢斯),現已改編成各國語言的歌曲,內容意義亦不盡相同。

 《小漢斯》起於19世紀畢德麥雅(Biedermeier)時期,歌詞敘述一個少年想要走向外面的世界闖天下,他整裝準備離家,母親深怕因此沒了兒子而哭得非常傷心,但仍然衷心祝福他,希望他早日歸來!

  7個寒暑過去,小漢斯已經長成大漢斯了!膚色也變得黝黑。身在異鄉的他,有一天突然想要回家!

  家鄉的人都認不得他了!連妹妹見到他也問:「你是誰啊?」只有媽媽走過來,還沒仔細打量,就大叫:「漢斯!我的兒子!」

?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stWuexvkqs

  這首歌幾乎每個德國人從小唱到大,即使在家媽媽不唱,幼兒園的老師也會教!也許德國媽媽們不想讓孩子從小被灌輸離家出走的想法,現在通行的版本比較精簡,故事結果是:小漢斯因為看到媽媽獨自哭泣,很快就改變主意跑回家,還承諾不會再離開了!

  唐朝賀知章有首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見《回鄉偶書》)賀知章37歲考中進士便在朝中做官,直到80多歲告老還鄉,中國傳統落葉歸根的思想,竟也與德國《小漢斯》遙遙呼應!

  但不同的是:賀知章返鄉時,父母早已作古,淡淡「笑問客從何處來」,卻重重敲著作者的心,不禁悲從中來!而「漢斯」則是幸運的!因為他還有母親張開雙臂熱情迎接!

  大文豪易卜生有一齣戲劇名為《皮爾金》(Peer Gynt),取材自挪威中世紀民間流傳的浪子回頭的故事。作曲家葛利格答應為《皮爾金》做配樂,花了一段時間創作,好不容易戲劇要公演了,沒想到易卜生和葛利格都怕被觀眾罵,竟然在首演當天雙雙落跑!易卜生的戲劇原本爭議性就大,但葛利格的音樂到底好不好聽呢?先來聽其中一首吧!

? 葛利格:皮爾金組曲《清晨》

  是不是覺得這首曲子很熟悉呢?正如它的標題《清晨》,空氣清新的早晨,太陽緩緩升起,讓人覺得神清氣爽!葛利格的音樂讓原本不被看好的戲劇大獲成功,觀眾為之瘋狂,如果不是劇院發生火災,道具和布景都被燒毀了,這齣戲可能要破連續37場的紀錄,繼續演下去呢!

  故事主角皮爾金,原是一位挪威富農的獨生子,父親將財產揮霍一空過世後,家道中落,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年輕的皮爾金卻愛吹牛,空想不切實際,無所事事常到處惹事生非;母親也溺愛、縱容他。

  一日,皮爾金因為破壞前女友的婚禮並搶走新娘,而被村民追殺,逃亡中進入了山魔王的宮殿,本想娶公主為妻成為駙馬爺,卻因魔王以抓傷他的眼睛作條件,嚇得他趕快逃離,又為了躲避村民追捕,只好在山中蓋一間茅屋居住。

  一番周折之後,皮爾金回到家中,母親看到兒子回來很高興,無奈年事已高;皮爾金看見生病的母親躺在床上,瞎編一些故事安慰媽媽。就在這樣的氛圍中,溺愛兒子的老母,一邊看著久違的孩子,一邊聽著他吹噓自己的豐功偉業,然後慢慢閉上眼睛,離開這個世界。

  母親過世之後,皮爾金是否終能覺悟,不再恍恍惚惚過日子呢?敬請搜尋「皮爾金的故事」!

  皮爾金不但是個浪子,也是個負心漢!不過任何負心漢,都不乏愛慕者!在戲劇中就有一位女孩深深愛著皮爾金,當他在世界各地流浪的時候,默默的在家鄉等待著他。一首《蘇爾維琪之歌》(Song of Solveig),訴說這位女主角濃厚的情感,又帶淡淡憂傷的心情!接著請聽聽這位癡情奇女子的心聲吧!

? 管弦樂版

? 女高音演唱版

  不論是《小漢斯》或《皮爾金》,讓遊子或浪子「回家」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愛!

  愛,鋪起了「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主題曲

  回到原題!記得我們是從柯市長的口頭禪「嗡嗡嗡」開始說起的…

  為什麼他總愛哼這一段!? 想找出原因有一個簡單的「SOP」:

  首先請將《小蜜蜂》唱一遍,然後…

  這不難,用不著抓頭,一顆頭(殼)抱著燒!

柳百珊/古典 ● 經典(Classical & Classics)
 paishan.liou's 的頭像 柳百珊,德國慕尼黑大學音樂碩士,修習音樂教育學、西洋音樂史與社會心理學。新竹「IC之音」竹科廣播電台,「百珊FUN音樂」節目製作、主持。銘傳大學講師,教授「音樂欣賞」/ 台北信義社區大學古典音樂欣賞講師。

資料來源:2015/03/14獨立評論@天下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