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三物一體人?

2014年師鐸獎得主、臺中市惠文高中教師蔡淇華,曾有段特別的青春歲月。讀台中一中時,為了對抗霸凌,他曾帶水果刀上學;大學課業被當,讀了五年才畢業。現在,他是優秀人師,他寫下教學現場,讓他感動的、關於老師的故事...

在走廊巧遇憂心忡忡的公民老師,她知道我一向關心公共議題:「蔡老師,又一個食安風暴來了,你覺得臺灣人何時能擁有真正的食品安全環境?」我一時語塞,卻給了自己都不相信的答案:「可能需要許多願意一輩子守護食安的公民。」

一輩子就專心守護一種價值!現在有這種傻子嗎?我想起去年和一位公僕合作後,忍不住讚美她:「好高興我們市府擁有妳這樣勇於任事的公務員。」

「其實,我並不是真正的公務員,我只是一個『資深』雇員。真正通過國家考試,分發到我們單位的公務員,發覺工作太操後,不出一、兩年,就會請調到較輕鬆的單位。」她臉上霎時陷入落寞。

我懂她的不安,因為我任現職十二年,每次為相同的業務洽詢政府機關時,常接觸到不同的承辦員,最常得到的回答是「我是借調來的,所以不熟」。或是「這是上一個承辦員的業務,他沒有交接給我,抱歉,我幫不上忙」。

一項業務從摸熟到可以傳承、創新,少說三年。但如果一個國家公部門的新血,貪圖的只是穩定與輕鬆,而不願意吃苦、蹲點,我們如何期待一個有效能的政府?

但我寧願相信大部分公僕都堅守對的價值。一位友人妻最近被調升主管職,卻主動請調回到第一線,做服務民眾的雜事。她謙虛道:「我的能力不在管理,但每天看到民眾被服務後的笑容,就覺得好快樂。」

她的回應讓我感同身受,這些年我拒絕一些工作異動的機會,雖然許多後起之秀不斷高升,但我仍毫不動心起念,因為發覺在這小小的崗位上,自己可以服務的能量最大,也因此愈做愈快樂。

我想,或許如同李國修老師所言:「一個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夠了。」那比升幾次官還重要。

那日公民老師和我帶同學到臺中地檢署,獻上自製的感謝狀,給負責起訴黑心油廠的檢察官。同學在海報上寫著「我們願終生守護食安」、「終結食安風暴,從我們做起」,他們豪氣如漢士范滂,登車攬轡,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

或許,當青春正盛時,我們是不斷移徙獵場的「動物」,但在某個天地俱寂的當下,我們聽見心谷跫音─這是天命所在,要定下來,所以我們變成了「植物」,根愈扎愈深,可以提供世界的蔭涼處也愈來愈大;然後知道有一天終將停止光合作用,但我們不憂不懼,因為根基已化為堅實的「礦物」,不僅撐高自己的城,也讓後世穩穩站在我們的肩膀上,看得更高也更遠。

如果世界可以因為我們更好一點,不要在乎位置大小,我們可以從動物戍守成礦物,用一輩子守住一個城池,就像林懷民老師守一片雲門、林杰樑醫師守一座島的食安、陳樹菊阿嬤守一個菜攤的良心。

那位公民老師雖然一直考不上正職,代課二十餘年,但她如磐石蹲踞,一輩子守護著身教以及課本字裡行間的價值,她是動物,也是植物、礦物,是這世界最需要也最快樂的「三物一體人」。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