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道中學熱血教官詹宗龍 曾經流連網咖,如今卻把國防課教成夯課

明道中學熱血教官詹宗龍 曾經流連網咖,如今卻把國防課教成夯課
明道中學熱血教官詹宗龍。(攝於2021年)

「為什麼上課不認真?」老師問,還沒來得及解釋清楚,一記響亮的巴掌已滾燙印在詹宗龍臉頰。站在講臺上,在眾人面前所承受的羞辱,讓詹宗龍充滿了憤怒,因為他們永遠無法理解,找不到唸書方法的痛苦與無助。

然而,多年後的今天,詹宗龍以教官的身份站上了講臺,成為小時候他最厭惡的「老師」,並在今年以創新的教學模式榮獲師鐸獎肯定,一舉重塑教官與老師,這兩種角色的傳統定位。過去的一巴掌,滾燙的記憶猶在,現卻化成令人讚嘆的掌聲。

好好照顧臺下,那個小時候的自己

發呆、望窗外、睡覺、抄寫其他作業......當教官詹宗龍發現,即使他使出渾身解數,想盡辦法讓「國防課」的教學內容更豐富有趣,只要瞥見臺下空洞渙散的眼神,便瞬間將他再次帶入記憶的黑洞,重新看見小時候,那個上課時,總是聽不懂也不感興趣的自己,那個熬夜唸書,卻依然考不及格的自己,那個充滿了失敗感與無力感的自己。

「我突然好想照顧那個小時候的自己,」他說,於是,他決定從學生的視角,去看見他們在學習上所面臨的困境,尋找各種教學方法,最後終於接觸到張輝誠老師所創立的「學思達教學法」。

於是,早在108課綱實行之先,詹宗龍便已透過「學思達」,分組討論、發表、統整等等,與學生共好的上課方式,帶領學生培養自主學習、口語表達、資料收集、批判思考等能力,誘發高學習動機,翻轉學生對國防課的刻板印象,將年輕學子眼中「無聊到爆、跟不上時代」的國防課,轉化成充滿活潑論述與思辯的創新課程,進而引導學生找出對國家的共識、歸屬與認同。

「我不是在教國防,而是在教人生。」國防課不播軍教片,禁忌話題、政治不正確話題,都可以是教學題材,因為這才是真實人生。一時之間,詹宗龍成了熱門教師,甚至有校友組團回來上他的國防課,小時候不會唸書的詹宗龍,成為教官後卻很會教書,其間的轉折,關鍵何在?

事實上,年輕時那個不會唸書、總是落榜的詹宗龍,也曾經不知道自己還能讀什麼、能做什麼或對什麼感興趣,只能隨波逐流;即使後來勉強就讀軍校,卻依然於假日流連網咖,企圖從網路世界尋求自我認同。

明道中學熱血教官詹宗龍 曾經流連網咖,如今卻把國防課教成夯課
詹宗龍透過「學思達」,翻轉學生對國防課的刻板印象。(攝於2020年)

站上講臺,就是老師

在軍中磨練出強健體魄,詹宗龍的內心卻依舊是個軟弱的孩子,無法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偶然機會下,他閱讀了嚴長壽先生所著《總裁獅子心》,從中看見一個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生,進而反思:「我是不是可以和他一樣,不再隨波逐流,意志堅定地,為人生做出決定,創造自己的未來?」

於是,22歲的他,決心轉換跑道報考教官,然而,直到他真正考取教官、進入校園,已經是8年後的事了;8年中,他告別了網咖人生,積極攻讀研究所,取得不錯的學歷與成績,並在妻子的鼓勵與支持下,堅定持守「教官」這個目標,決不放棄。考取後進入臺中明道高中那一年,他已年過30。

「書隨便你怎麼教,只要把學生管好,就是教官的基本工作。」記得剛進入校園,主任教官對他的期許就是「管」學生,而非「教」學生,「但站上講臺,我就是教師的角色,我沒辦法隨便教,我想好好地投入教育工作,改變學生,影響許多人的未來。」因此他透過創新教學,藉由不斷投入教學競賽與獲獎,以獲取體制內認同,瞭解其所努力的方向是對的,甚至一起改變國防課。

其實,「管」好學生,說起來也不難,該罵罵、該罰罰、該記過的記過,但詹宗龍不這麼認為,「一則師生衝突事件,可能是學生錯,也可能是老師錯,甚至可能是家庭教育使然,誰該受罰?又該怎麼罰?」

他看見自己在老師、學生與家長,不同的角色之間拉扯,發現每個問題背後,都潛藏著錯綜複雜的因由,如何理解每個角色的生命困境,並做出正確判斷,處理事也要處理人?於是,他決定再次進入學校,透過彰化師範大學心理健康與諮詢研究所,學習尋找更好的解方,讓每個人都能因他而有所成長。

站在學生的角度傾聽問題,設計他們所需要的課程,甚至與他們一起設計未來,培養帶得走的能力,當老師為了學生,努力成為更好的老師,學生就可能為了成為更好的人而努力,這不就是教育嗎?隔著一座講臺,今天的詹宗龍,要和小時候的詹宗龍說:「謝謝你,讓我成為更好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