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逆風少年成為老師 吳自輝:就算孩子不斷犯錯,我仍然相信他!

當逆風少年成為老師 吳自輝:就算孩子不斷犯錯,我仍然相信他!

吳自輝像個含飴弄孫的爺爺,笑得溫暖。

如果你是個「壞學生」,世界對你的信任還剩多少?信任,是人們願意交付最高級數的認可,而這份認可,決不會輕易落在一個壞孩子身上。可是,偏偏有人願意將他最珍貴的信任,交付給每一個孩子,包括那些不讀書、不學好,行為出現偏差的孩子。

當逆風少年成了老師

清晨六點半,達觀國中小學生已陸續來校,此起彼落的「吳爺爺,早!」讓站在校門口迎接孩子的學務主任吳自輝,像個含飴弄孫的爺爺,笑得溫暖燦爛。

不過,年輕時的吳自輝可一點也不溫暖燦爛。國中,他是學校裡的頭痛人物,喜愛成群結黨,整天逞兇鬥狠、打架鬧事。糟糕的是,國三那年,他的同伴在一次激烈鬥毆中被捕,群體因此解散,受此衝擊,吳自輝頓時茫然失措,這時,老師的一句話,點醒了他。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也被抓,就再也看不到你的家人與朋友了,這是你要的嗎?」這句話讓年輕的他醒悟過來,他知道,失去所愛將是他無法承受的結果,因此決心轉變,以不到一年的時間,課業上急起直追,一路從五專機械科,讀到大學機械工程,畢業後,因緣際會之下當起補習班助教,深深體會教書之樂,而決定成為老師。

從打架鬧事的逆風少年,到循循善誘的老師,生命之所以轉變,是因為身旁有一位不願放棄他的老師,因此,當吳自輝也成為老師,他也不願意放棄任何一個,正在黑色邊緣遊走的孩子。

走進孩子的世界,瞭解他才能幫助他

「有一個學生,被處罰時,他一雙憤怒的眼神吸引了我,讓我想更瞭解這孩子背後的故事。」吳自輝於是透過家訪,認識學生的原生家庭,更透過不斷關懷與聆聽,試著走進他的世界,他相信,瞭解他們的故事,就能理解變壞的因由,然後就有機會找到可突破之處,幫助他們慢慢改變。

「幫助人改變,關鍵在於取得信任。」吳自輝說。然而,逆風少年通常有著痛苦的受傷經歷,要取得他們的信任,談何容易,「有的孩子相處了半年之久,才逐漸對我釋出信任。」別說孩子,吳自輝又能夠把信任,交付給一再犯錯的,所謂的壞學生嗎?

當逆風少年成為老師 吳自輝:就算孩子不斷犯錯,我仍然相信他!

吳自輝不願意放棄任何一個孩子,就算他一直犯錯也相信他。

「就算孩子不斷犯錯,或一直欺騙我,我也會相信他。因為在一件事情上做錯,不代表他就是一個錯的人,我仍然相信他,更相信有一天他會從中醒悟過來。」他堅定地說,既是孩子,就一定會犯錯,大人要容許他們犯錯,不要輕易給孩子貼標籤,「因為重點不在犯錯,而在如何幫助孩子們知錯、改錯。」

他發現,在資訊爆炸的世代裡,孩子雖然擁有龐大的知識與資訊蒐集能力,卻無法將資訊完整消化吸收,培養分辨與識讀的能力,反而容易挾知識自重,以自我為中心,不接受他人意見與關懷,更缺少同理心與包容力,如遇問題,便以暴力與爭執為手段,尋求快速解決。

不只相信孩子,也相信工作夥伴

「用整個村子的力量來教養孩子的時代已經消失,現代家庭功能不完整,當孩子遇到問題時,身邊缺少可以談話的長輩,更別說平時,能夠為孩子導引思想,分析問題,適時給予關鍵提醒,幫助孩子持續走在正道上,值得信任的大人。」吳自輝說,年少時,老師適時的提醒,同樣的場景,如今一再重現,他不斷告訴自己:「要聆聽孩子內心的聲音,成為值得信任的大人,才能在關鍵時刻幫孩子一把。」

當逆風少年成為老師 吳自輝:就算孩子不斷犯錯,我仍然相信他!

吳自輝不只相信孩子,也相信他的團隊夥伴。

「相信每個孩子」是吳自輝的核心理念;而他不只相信孩子,也相信他的團隊夥伴。他說,從事行政工作的人,大多對教育懷抱強烈的使命,會不斷思考如何讓學校、學生更好,所以他極為珍惜這份熱情,「希望他們不會因為工作,而消磨掉對教育的愛。」因此,各種嘗試與創新,對吳自輝來說,都是對的、好的、值得鼓勵與支持的,他總是說:「年輕同事的想法,都比我來得好,要相信他們。」

被愛與信任,或許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經歷,像寒夜裡的一盞燈火,為茫然迷失的人們燃起勇氣與希望。吳自輝是點亮燈火的人,他要為迷路的孩子,留一盞溫暖燦爛的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