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縣新豐國小校長柯幸宜 重建三所偏鄉學校的校長爸爸

新竹縣新豐國小校長柯幸宜 重建三所偏鄉學校的校長爸爸

93年3月石磊國小泰雅母語合唱團獲邀參加職棒誠泰太陽隊新竹開幕戰賽前演出合照。

為燙傷學生籌措植髮手術費,替腦麻學生打造專屬廁所,看見群體中弱勢學童的需要,傾聽微小殘弱的求助聲,然後傾注全力協助他們脫困,是校長柯幸宜從師生涯中極為重要的理念,「看到孩子因為我們的幫助,困難被解決了,臉上開始有了笑容,生命有了成長與進步,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只要用在孩子身上,一切都是值得的,這是孩子們稱柯幸宜是「校長爸爸」的原因,因為他就像個照顧孩子無微不至,永不缺席的父親。

越瞭解偏鄉,就越想為偏鄉教育努力

在貧困中成長的孩子,最懂得什麼是「需要」。來自高雄,身為木工之家的長子,為舒緩家中經濟壓力,柯幸宜國中畢業後毅然報考師專,畢業後又為了可以返鄉工作,就近照顧家人,而自願前往山地鄉特偏學校服務,被分發到新竹縣尖石鄉新光國小,自此與新竹縣結下深厚情感,異鄉成了故鄉。

從師至今33年,柯幸宜不曾離開過新竹縣,所服務的5所學校,不是山上就是海邊,總繞著新竹縣偏鄉濱海或山地學校轉,要問偏鄉學校與孩子們的需求是什麼,柯幸宜絕對是專家。

「偏鄉學校資源匱乏、老師流動率高、學生學習刺激普遍不足,這些都是偏鄉教育的困境;但若因各種不足與不便,我們就甚麼都不做,偏鄉孩子的視野只會越來越被侷限。」柯幸宜認為,憑藉努力讀書以翻轉貧困人生的年代已經過去,在今日競爭激烈的資訊世代,公費升學名額稀薄,弱勢孩子若缺乏支持的力量,單靠努力將難以突破現有體制而成功,這也是他特別關注偏鄉教育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柯幸宜對偏鄉教育的熱情,並非一開始就那麼充足飽滿,而是越深入、越瞭解偏鄉,就越離不開,對偏鄉的熱愛,更促使他在尖石鄉後山3所學校,度過長達9年歲月,從教師、主任,一路做到校長,他希望藉由他的努力,讓偏鄉孩子有更好的發揮,各方面都不輸人。

藉由比賽,建立信心、拓展視野

還記得剛畢業,在海拔高達1,600公尺的尖石鄉新光國小服務時,每天從清晨起床到晚自習結束、上床睡覺,都與住校生朝夕相伴,假日則和孩子們一路唱歌,走回部落,深入部落秘境,探索原鄉之美。

「跟著他們一起種香菇、採收水蜜桃、打獵,越參與就越喜歡這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他甚至參與了司馬庫斯巨人神木的探勘,拍照記錄後向媒體發佈,使神木的神秘面紗從此揭露於世人面前,黑色部落因此而開發轉型成觀光景點。

原鄉孩子就像這株神木,隱藏在偏鄉,有著許多未被發掘的天賦才能,「他們擁有天生的歌喉,只是沒有展現自我的機會與自信。」因此,柯幸宜時常帶著孩子下山參加各種比賽,希望藉此累積孩子們的自信。

他發現,原鄉孩子的實力與平地孩子僅在伯仲之間,於是在石磊國小服務期間,成立了泰雅母語合唱團,參加全國母語歌謠比賽獲得佳績;更成立射箭隊,積極推展原住民教育文化特色,帶領孩子到各地比賽交流,以拓展視野。

除了建立信心,還要重建老舊校舍。在他擔任石磊、碧潭、中興三所學校校長期間,曾肩負危險老舊教室拆除重建的重任,這些學校由於環境老舊斑駁,空間也過於狹隘擁擠,經歷921大地震後,更有多處出現龜裂鬆動的現象,重建工作刻不容緩,「雖然身處偏遠地區,但我希望給學生一個不輸都市學校的學習環境,也希望充實軟硬體,讓老師在教學上更得心應手。」

帶領師生,突破困境

在校務治理上,柯幸宜特意營造「一家親」的氛圍,把學生、老師當家人般照顧,永遠帶著大家一起做事,而非只是任務交辦,他甚至把老師帶進社區,透過面對面溝通的方式,幫助家長認識學校、課程規劃與發展。

他表示,新豐國小曾因學生嚴重外流減班,而成立了附設幼兒園,但成立第一年時招生失利,使柯幸宜決定,帶領老師走出校園,直接瞭解社區居民對教育的想法與需要,這個舉動,促使老師在課程上突破傳統,與社區家長共同開發出一套「濱海紅樹林導覽課程」。親師合作的模式,不但使新豐獲得了教育部教學卓越銀質獎殊榮,更讓招生年年爆滿。

唯有愛的眼光,可以讓一個人從擾攘紛亂的世界中,看見弱小的需要,柯幸宜像一株保護偏鄉學童的大樹,讓孩子獲得支持與陪伴,引導他們,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新竹縣新豐國小校長柯幸宜 重建三所偏鄉學校的校長爸爸

105.9.22 柯幸宜(右二)於臺中中山堂領取教育部教學卓越獎幼兒園組「銀質獎」合照

新竹縣新豐國小校長柯幸宜 重建三所偏鄉學校的校長爸爸

新豐國小畢業紀念冊校長獨照(攝於107.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