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那年父親在面前跳樓,讓他走上輔導路陪伴更多無助青少年

長得一張娃娃臉、清秀白淨的黃仕親,看不出是資深輔導主任和網路名師,更看不出曾有一段驚心動魄的青春歲月。17歲那年,罹患思覺失調症的父親在他面前跳樓,世界從此崩裂。他將陪伴家人療傷和自療的經驗,幫助線上線下、更多徬徨無助的青少年。

17歲那年父親在面前跳樓,讓他走上輔導路陪伴更多無助青少年

黃仕親是嘉義協同中學的輔導主任,同時也在 YouTube 頻道上提供升學相關知識。楊煥世攝

今年二、三月是學習歷程檔案(簡稱學檔)搜尋熱季,YouTube 頻道上出現「47仕親雲端輔導室」系列教學影片,從「手把手教你標題怎麼下?摘要怎麼寫?」到「111年個人申請關鍵策略/一次搞懂檢定、倍率、超篩」,單支觀看次數從七、八百飆破兩萬人次。

這位近期爆紅的知識型 YouTuber,被補教業公認的升學輔導專家劉駿豪喻為「學檔教戰高手」,學測前後常應邀到各高中、大學演講,他的正職是嘉義協同中學輔導主任黃仕親(諧音47)。

 「這是一個用生活實例提供專業輔導知識的頻道,我是47,每週8分鐘,陪你聊聊心裡事」固定的開場白後切入主題,都圍繞在升學新制介紹、獨門心法分享,可看出他累積的資料庫豐富,加上口條清晰、帶點貼切青少年的幽默,去年九月才「出道」,至今已有近三十支影片,獲得廣大迴響。

意外開啟 YouTuber 之路 「其實第一個月就想放棄」

黃仕親跨行拍影片純屬意外,同時擔任國高中部輔導老師的他,在本學年開學時想帶國三生體驗何謂「自主學習」,替高中生涯暖身,但「說實在雖然我會自主學習,還真不知道怎麼教,學生會遇到什麼問題也無法預期」,黃仕親突發其想,不如「我就和你們一起做」,他向全班宣布自己的自主學習計畫,是要當一個 YouTuber,週推一支影片且設定訂閱目標是600人。

為了帶頭示範,黃仕親一週得利用4個晚上想主題、寫腳本和架鏡頭與燈光,在自己書房裡拍攝,還花了更多時間學「網路行銷」,如成立社群、定時定點發文、建立個人品牌等過去從沒想過的知識,在 YouTube 上自學如何當一個 YouTuber。

他在節目中沒有露臉,僅以 AI 頭貼取代,就是因為錄這系列影片目的並不是想紅,不必多花心思在妝髮造型上,集中心力做好內容即可,但還是覺得這個額外的工作令人好累。

「其實第一個月就想放棄了」,黃仕親坦言,下班後還得展開另一段自學,很消耗心力,沒想到十月間進入大學特殊選才季,有外校高三生看了影片後私訊他求助,黃仕親還是忍不住替學生線上看備審資料,加碼送面試輔導,「突然讓我感覺可以在網路上照顧更多學生,這不是每個老師都能做到的」,輔導魂上身的他因此得到力量,支持他繼續做下去,至今半年多維持固定上片、不曾間斷過。

「這頻道內容都是我多年的經驗,最近看到有人將我的觀點拿去分享,我覺得很好,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這些訊息,用網路照顧生活在網路的你們」,黃仕親在節目中親切向高中生喊話,也公開他的電子信箱,提供個別化的學檔指導免費服務,更接受線上心理諮詢,愈來愈多人透過影片認識他,發信或私訊來提問,他發現「網路世代反而更相信網路上的老師」,各種問題他都耐心回覆,從他們身上多少看見自己當年的影子。 

父親在他17歲時跳樓 成為他進入輔導體系的動機

17歲那年,父親投資股市失利,要求他和弟休學去麵包廠打工,賺錢改善家計。聽話的兩兄弟真的照辦,第一天下工回家,父親看起來很沮喪,只說了句「兒子我對不起你」,轉身就跳樓,沒來得及拉住的黃仕親回想「那一刻只覺得完蛋了,我的世界全毀了……」

送醫搶救才得知父親患了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開始在醫院、療養院進出好幾回,反覆發作時好時壞,最嚴重的一次是黃爸爸清晨叫醒黃仕親,狂揍他一頓還去廚房拿菜刀,正要砍下時他奮力扭轉爸爸手上的刀,衝出去報警「我爸要殺我」,不解原本最愛的父親何以變得如此,在黃仕親年輕的心中烙下一道深刻傷痕。

驟失家庭支柱,黃媽媽只能從早到晚兼三份工養家,兩兄弟就去教會吃免費晚餐,有人陪伴說話、讀書,想哭時也有人靜靜聆聽。黃媽媽曾感嘆「要是沒去教會,兩個孩子恐怕就進幫派了」,母子三人受傷的身心,因此得到治癒,辛苦度過青春期的黃仕親大學主攻教育,副修社工、輔導,特別選擇帶國中生,別人眼中難搞的孩子他接下來,經常上網查青少年術語、陪他們打電動,只要頻率對了,國中生就聽得進大哥哥的建議。

17歲那年父親在面前跳樓,讓他走上輔導路陪伴更多無助青少年

回憶童年,黃仕親說「我們很少全家出遊」,只找到這張父子三人在員林老家前開心的合影。黃仕親提供

走過家庭劇變 他更能理解有狀況的學生

「可能自己那時期受到很多人幫助吧,我也想回到學校輔導學生」,9年前他考進協同中學當輔導組長,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升學新制,第一次在全校家長面前講解複雜的高中繁星申請,沒想到效果意外的好!後來校內外年年都請他講,從過去的備審資料到108學年起的學檔,沒有哪一個環節能考倒他。

除了升學輔導他也做心理輔導,遭遇過家庭劇變,黃仕親很能理解有狀況的學生,更重要的是教父母如何陪伴。他建議父母要先穩下來、顧好自己的心理,遇到突發狀況務必冷靜,不要大驚小怪,但也不能置之不理。黃仕親舉例,有天晚上學生打電話來說「很想要上吊」,他深吸一口氣後平靜的問「你打算用什麼吊、吊在哪?」一邊和學生通話,同步爭取時間通知家長,趕過去陪在孩子身邊。

「我認為只要家人懂得如何陪伴,心理疾病會慢慢好轉的」,黃仕親之所以投入大量時間心力在校內外學生,是因為「青少年比成人容易處理,且可能復原,如果這階段沒處理好,未來問題恐怕更大」,他語重心長這樣說。

「爸爸是我進輔導(體系)的動機,陪伴家人的經驗讓我在專業上有所成長」,黃仕親不曾抱怨過父親或命運,他選擇無私分享所學給更多人。目前他帶的國中生自主學習已經結束,但他自己的旅程仍在開展。

黃仕親打趣的說,當初設定目標早已達成,卻不太能停下來了,因為很多家長在粉專表示,若沒定時看到新的影片會很焦慮,「所以至少要做到七月前(所有申請入學程序走完)才行,不然可能會被罵哈哈。」

被問到「還有這麼多主題可做嗎?」黃仕親微笑著說,有啊!之後可以談談興趣量表、評量尺規、十八學群等,預先錄好影片讓全國輔導老師都可以用,上課時播放來輔助教學。喜歡嘗試新事物且不斷學習的他,有信心在這領域會愈聊愈廣,更盼望透過他的不斷分享能縮小城鄉資源分配不均,也讓學生、家長充分掌握訊息,不再因升學制度的改變而感到徬徨無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