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立豐珠中學老師蔡惠芳 藉著體育,讓受傷的孩子,再次活起來

新北市立豐珠中學老師蔡惠芳 藉著體育,讓受傷的孩子,再次活起來

新北市立豐珠中學老師蔡惠芳

5歲的時候,你在幹嘛?看到麥可喬登(Michael Jeffrey Jordan)球場上的神乎其技,5歲的蔡惠芳,在大受感動之餘,第一次為人生做出了重大決定:「我以後一定要從事運動相關工作!」不過,當她在幼稚園,看見老師溫柔的扶起跌倒受傷的孩子,蔡惠芳又大受鼓舞,再次握拳告訴自己:「我以後也要當老師,要成為一個扶助他人的人!」體育加上教育,蔡惠芳的生涯路徑,很早以前就已經規劃完畢。

想當老師,先與命運周旋10年

「以後」很快來到。當蔡惠芳從國立體育大學畢業,準備朝教育工作邁進時,她經歷了體育教練、實習老師、代理老師,卻始終在正式教職工作的邊緣打轉,不是教甄成績只差了幾分,就是複試時狀況不斷,無論她怎麼努力,就是無法獲得錄取。

「為口試簡報做的海報,竟然也可以當場被風吹走....」,她苦笑,彷彿命運之神的無情阻撓,就這樣周旋了10年之久,蔡惠芳一面擔任代理老師,另一方面,面對每年不斷更新的考題,她仍孜孜矻矻的準備教甄,扛負著沉重教具全臺跑透透,彷彿前方有一條不斷退後的終點線,怎麼跑,就是無法抵達終點。

「老師,如果那天你沒有來找我,我的人生恐怕就會一直走歪下去了......」,擔任代理老師期間,一天深夜,蔡惠芳受家長請託,尋找離家出走的學生。在她不顧自身安危四處尋找下,終於尋獲,又經勸導安慰,陪伴學生一同面對家長責難與溝通,才成功化解了這場危機。

學生的反饋,讓蔡惠芳開始思考,「老師」二字,對她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我想,老師不只是教書、當教練,給予知識與教導訓練,還有更多自己可以做的事。」例如,改變一個人,扶持一場即將墜落的人生。

愛與榜樣,看似簡單,實踐卻不易

而專門收治遭受性剝削青少年的中途學校—豐珠國中,就是一個需要「老師」的所在。身為體育老師,很難想像,蔡惠芳與生命輔導有什麼樣的關連,但過往的挫敗經歷,已將蔡惠芳打造成一個擁有輔導魂的體育老師,她如何透過體育幫助學生,不只身體,心靈也跟著強健起來呢?

「在這裡,多數學生不愛運動、沒有活力。」她說,其實許多學生,生命歷程中有著不好的運動經驗,以致對運動充滿恐懼,老師必須有耐心與同理心,陪伴同學面對自我生命痕跡,而非一味指責,才有可能逐漸化解恐懼。

蔡惠芳特別將課程調整,從最熱門的時事著手,帶領同學欣賞運動影片,甚至親臨現場觀賽,以產生對運動的興趣;同時降低運動難度,打排球就改為打氣球,以建立成就感,再逐步提高難度。

她更藉由晨跑、游泳、爬山或各種球類運動,引導學生感受運動的美好,而非壓力甚至恐懼,累積足夠的美好經驗,就能突破過往創傷,甚至創造新的生命經驗。

豐珠的孩子,情緒也與一般不同,來得很快、很高張、很激烈,大聲嘶吼、衝出課堂的情形,不時發生,「對我來說,這樣的震撼教育,從第一天開始,至今從未間斷。」她認為,「愛與榜樣」這句話看似簡單,要做到卻很難,「我必須不斷的、持續的提醒自己,成為愛、成為榜樣,讓孩子信任,每天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情,才能以最好的姿態面對學生。」

 

新北市立豐珠中學老師蔡惠芳 藉著體育,讓受傷的孩子,再次活起來

2018年龍舟大賽頒獎,蔡惠芳(前排右三)與師生共同領獎。

藉著體育,療癒傷痕、超越困境

然而,孩子們因為受過傷,無法輕易交付信任,也無法相信愛。蔡惠芳說,有的孩子每天中午午睡時,會一邊睡,一邊流淚,彷彿唯有在沉睡時,才能釋放許多痛苦,這樣的孩子,生命傷痕已被埋藏得很深很深,老師必須有強大的耐心,透過時間堆疊,長期陪伴與互動,才有可能敲開心門。

「而體育不但可以療癒身心,讓心情穩定,也可以讓人從中學習人際互動。」她說,透過團隊運動,可以學習力量的控制與節制,人際關係的尊重與界線;個人運動則連最基本的跑步或快走,也可以學習如何為自己設定目標,如何持續運動、不躁進等等。

她希望透過運動,逐漸產生學習遷移,運用於與人相處及互動上,「特別是與家人的關係修復上。」因為當兩年安置期過後,學生必須再次回到那個曾經帶給他們傷害的家,關係的修復極為重要;而最讓蔡惠芳安慰的是,有的學生離開學校後,仍持續運動,有的甚至會帶領家人一起打球,藉著運動與自己、與家人產生連結,進而和解。

於是,中輟的、吸毒的孩子,可以參加馬拉松,可以學會游泳、組隊打籃球,也可以站在臺上表演,服務鄰近社區的孩子與老人,蔡惠芳認為,運動是轉化的起點,「我希望藉著運動,累積成功經驗、給予自信,讓他們願意走出去,敢於嘗試新的事物,締造新的生命經驗。」

不再是訓練出一群為國爭光的精壯選手,而是在偏鄉,訓練著一群亟待扶持的年輕生命,蔡惠芳不只是教練,而是生命的教練。

新北市立豐珠中學老師蔡惠芳 藉著體育,讓受傷的孩子,再次活起來

2021年蔡惠芳(後排右一)與師生一同登百岳嘉明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