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理想過孤單父親節,高為元返臺就任清大校長,盼自己能成為「風箏爸爸」

高為元為理想來臺就任清華大學校長,與朝夕相處18年的家人展開分隔多地的生活。他感謝家人尊重他的決定,也期許自己當「風箏爸爸」,不限制箏線長短,只求別斷線,讓兒女也能追求自己想過的日子。

為理想過孤單父親節,高為元返臺就任清大校長,盼自己能成為「風箏爸爸」
清華大學校長高為元為理想來臺就任,如今與家人分隔多地。楊煥世攝

今年8月8日,是清華大學校長高為元當父親18年來,第一次孤單一人過父親節。

他1968年出生於臺北、10歲就跟著擔任外交人員的爸爸赴美國,至今換過26個戶籍地址,最後落腳香港大學任教。去年底從清華大學校長遴選中出線,而後隻身一人離家700多公里來臺就任,開啟這趟睽違40年的返鄉旅程。

離開與太太、兒女共組18年的家庭,是為貼近自己最開始的家。「摩托車還是一樣多,空氣還是那麼濕熱,爸媽、親戚都在這,美食讓我體重數字往上升了!」談到返臺至今3個多月的感想,高為元興奮細數臺灣數10年來未變的風景和人情味。

為理想過孤單父親節,高為元返臺就任清大校長,盼自己能成為「風箏爸爸」
高為元10歲後離開臺灣求學,身邊一直留存國小作文簿,道出對臺灣的懷念。清華大學提供

「更重要的是,臺灣是民主社會。做學術、做教育,就是需要這樣自由的空氣。」談到為何選擇棄港大高薪、來清大當校長,他解釋這是其中一項原因。

棄港大高薪、隻身來臺當校長,花24小時與家人討論「如何道別」

但要為了學術自由和自我挑戰的決心,放下朝夕相處的家人,仍是艱難抉擇。「我和他們不曾分開,從沒想過我是全家第一個飛出去的。」為面對他起身前往臺灣的那天,一家人光是討論「如何道別」,就花了24小時。

「要全家人一起到機場嗎?要搭計程車或開車去?還是讓太太、兒女留在家?如果留著,他們要送我到家門口,還是一起搭電梯下樓?」高為元仔細描述一家4口在各種細節中推敲利弊,最後拍板定案的過程。

後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送機不易等種種因素,高為元選擇在家門口和最親愛的家人道別,接著由家人關門、他自己下樓,然後搭計程車到機場,展開既熟悉又陌生的下一人生階段。

高為元提到,早在他思考是否參與清大校長遴選時,家人就拋出正、反不同意見,比如還在讀高中的女兒,表達她的不捨,但也提到自己很喜歡臺灣,期待之後有更多機會來玩。「謝謝他們尊重我最後的決定。」這份尊重,讓他放下心中百般糾結與兩難。

尊重彼此決定,爸媽和孩子都要練習

「尊重」兩個字說起來輕鬆,對父母來說卻不易做到。高為元分享,當爸爸後「真的很難完全不管!」一些常見的家長口頭禪,舉凡「不要吃太多」、「我是為你好」等,他雖覺得太過老套,卻也都曾忍不住對兒子、女兒說過。

比如說,兒子今年暑假結束後,選擇赴英國攻讀物理和哲學,在選校系期間,高為元忍不住脫口碎念:「你要好好想一想,畢竟這(留學)也是要花 Daddy、Mommy 的錢。」「但我最後沒有干涉他的決定,我太太也完全沒有!」高為元感謝自己做了為人父母該做的事。

但當孩子做了影響、傷害他人的決策時,高為元仍選擇插手介入,讓他們明白一道決定帶來的後果。他回想,兒子曾與同學肢體衝突,他利用晚餐時間和他說:「我已聽過老師對你的描述,現在我要聽你的描述。」先讓孩子充分表述、覺得有人願意懂他,再和他溝通人際相處的界線。

他分享,過去10多年,每當一家人面臨重大決定,總會一起讀一本部分美國大學送給大一新生的童書。書名是《Oh, the Places You’ll Go!》(你要前往的地方),裡頭強調「你」有腦有腳,是那個決定你要去哪裡的人。無論做了什麼決定,你會是最好的。

當爸媽開始練習不幫孩子做決定,正是在協助孩子練習自己做決定。

高為元回顧,他父親6年換一個外派地點,16歲時父母搬到荷蘭,把他一人留在美國繼續求學,成了他開始練習替自己作主的元年。

「一個人在海外,我發現自己每天要做好多不同的決定,比如今天要不要去上學?因為沒去好像也不會怎樣。」高為元笑著說,他當然也做過後悔的決定,但也都逐一克服、解決,一路走到現在。大概基於這樣的成長背景,他也更願意鼓勵孩子從小決定開始做起,慢慢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一家人為理想分隔3地,時間、注意力成維繫感情2要件

如今兒子選擇赴英讀大學,女兒基於高中同儕情誼、升學等因素,和太太一同留港,高為元則在臺灣管理有著1.6萬名學生、1千名教師的清大。在他眼中,當一家人為了各自生涯、理想各奔東西,維繫家庭關係的關鍵無他,就是投入時間和對彼此的注意力。

今年7月中旬,高為元太太、兒女旋風來臺3週,一家人像觀光客,去太魯閣等地玩,但對高為元而言,每天日常的吃飯、聊天,更是聯繫感情的好時光。

因此,全家人已商議,分隔多地以後,要維持每天,或至少一週1、2天,在晚上8時視訊,養成花時間在彼此身上的習慣。

為理想過孤單父親節,高為元返臺就任清大校長,盼自己能成為「風箏爸爸」
高為元與他小時候的剪貼本。清華大學提供

上個月被問到今年父親節願望,高為元不假思索的答:「一家人團聚一起過。」

未料在父親節前夕,女兒又因準備開學,無奈提前買機票返港。臨別前,高家人一如往常開家庭會議,花時間討論分開的N種樣態,比如要開車或搭高鐵到機場?「我相信這些方式都能順利抵達機場,重點是我們在討論過程中,傳達對彼此的關心,」高為元強調。

如今獨自住在全臺風最大的新竹,高為元透露每次看到風箏,就提醒自己:線放得愈長,風箏才能飛得愈遠。

他也想繼續當這樣一個爸爸:別去限制箏線長短,只求不要斷。給予關心,卻又不強行左右彼此抉擇,才能讓兒女、太太和他,都有機會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