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教育專家謝智謀 從挫折人生到冒險人生

冒險教育專家謝智謀,他中輟過、混過幫派、被刑求電擊過……但如今的他是全國優良教師。他如何走過人生的幽谷?帶領更多受挫的孩子找到生命的價值?

冒險教育專家謝智謀 從挫折人生到冒險人生

謝智謀提供

他帶著中輟生到紐西蘭單車環島、領著家扶的孩子攀登喜馬拉雅山、帶著大學生走出舒適圈,登山、溯溪、划獨木舟,從事國際公益、社區服務……。偷車打架的孩子,在他的冒險治療帶領下,發憤用功考上大學;家暴中輟的孩子,在他的引導對話中,找到自信,重建人生;柔弱的大學生,因為他的激勵,完成了一件件困難的公益行動。他是臺灣的冒險教育專家、國立體育大學休閒產業學系助理教授謝智謀(現為臺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教授)。

過去這十六年,謝智謀透過冒險教育、冒險治療,不僅把許多邊緣、中輟的孩子帶向正道,更激發出許多年輕人的夢想。謝智謀說,戶外體驗可以讓人看到過去沒看到的生命視野,大自然裡充滿了人生的隱喻,透過專業的對話、反思,可以引導人看清楚人生的狀況,找到未來的方向。

這位不斷帶領學生創造正向經驗的老師,卻是從一個不斷挫折的人生走過來的人。他的生命曾經有過許多黑洞,他中輟過、混過幫派、被刑求電擊過、自殺過……,但今天的他,與臺大、成大校長共列全國優良教師。每週三,他會飛到世界各地整合資源、調度人力,進行國際的公益活動。

從一個被保護管束的孩子,到全國優良教師;從一個差點成為黑幫領袖的少年,到成為一個跨國際的公益冒險家;謝智謀的人生,彷彿就像是一場從黑洞攀上高峰的冒險之旅。

讓他充滿挫敗的家庭

謝智謀成長在一個充滿家暴的家庭,父親只念過小學兩年、母親不識字,哥哥姊姊都只有國小、國中肄業。家中孩子多,讓排行老五的謝智謀,長期受忽略,他一方面想要逃離這個家,一方面又渴望被看到、被知道。

十歲時,謝智謀家從新竹芎林搬到桃園。原本在山野中長大,只會講客家話的他,無法適應工業化城市的擁擠,也聽不懂同學的臺語,適應困難的他,乾脆不去上學。

「我爸媽好像也從來不管我,但那半年對我學習臺語非常有幫助,因為我一直在玩,」謝智謀笑著回憶。

後來回去學校上學,謝智謀的功課變得很好。讀小四的他,看到老師用的參考書不一樣,就會尋著參考書上的地址,坐公路局到臺北的新學友書局買教師用參考書。當別的同學功課寫得要死,他只要抄這本參考書就可以得高分。謝智謀說,可能是因為要面對這樣的家庭,他必須找出生存的模式,讓自己活下來。

艋舺歲月,混幫派

到了中學,謝智謀功課一直不錯;但後來老師打得太兇,痛恨權威的他,開始逃學、中輟,到處玩;混到後來轉學,結果又被轉到一個好班,念書一派輕鬆的他,考上了成功高中。

上了成功高中,他開始蹺課、打混,就像電影《艋舺》裡演的那樣,他們一群青少年大約有兩百多人,跟著幫派到處打架。謝智謀因為腦筋動得快,知道怎麼分配路線、怎麼撤退,總是可以領著大家讓警察追著跑,甚至還成為幫派的領袖之一。如果繼續下去,謝智謀現在可能就會是黑幫老大;還好,他沒有成為黑幫老大,倒是運用他在幫派裡的領導經驗,現在在臺大教領導學程。

後來他被成功高中退學,轉到桃園高中。有一次偷摩托車被抓到,那是他生命的一次重擊。他被警察銬上手銬,眾目睽睽之下被帶上公車,還被警察灌水、電擊刑求。最後被保出來,判保護管束。

這個傷害徹底摧毀了謝智謀的自尊。從此有一段時間,他活在不斷努力要獲得別人肯定的過程中。

在他的導師幫他保密的情形下,謝智謀重回學校念書,一直保持全校第一名。接下來考上師大體育系,畢業後有很好的教職,也常到各地演講、為企業、救國團做訓練,都備受肯定。謝智謀說,那段時期表面上一直很風光,但內在其實是沒有自信的,「我害怕去觸碰內心,因為那部分是黑的,我還有羞愧。」

絕境重生

後來謝智謀辭掉工作,陪同居女友去美國準備結婚,結果未婚妻到美國認識新歡跑了。那時謝智謀又陷入絕境,身上只帶了一萬美金,準備出國念博士,女朋友跑了、爸爸住院,自己胃出血、英文不好,無法適應美國的生活,偏偏又不敢回臺灣。

好不容靠外在肯定支撐起來的自尊心,這下子完全崩潰,他痛苦到想結束自己的生命。「我再度認清,我要讓別人看得起,可是我做不到!」謝智謀秀出他手腕上自殺的傷痕,談著他當時絕望的心情。

就在這生命的絕境裡,謝智謀接觸到基督教信仰,這個信仰讓他瞭解,「不管我有沒有做事情,我生下來、被上帝創造出來,就是有價值的。我不需要去證明我存在的價值,而是要讓這個價值發揮、活出來。」

這一轉念,讓謝智謀的生命從極度負向開始邁向正向人生。他不但拿到全額獎學金,也順利取得博士學位。回國後,他開始積極推動冒險教育、冒險治療。他根據自己的挫敗經驗,來帶領受挫的孩子,他不會要求孩子去做什麼事來證明自己,而是幫助他們找到自己的價值。謝智謀說:「如果可以找到一個人存在的意義時,挫折容忍力就會發揮到極致。很多孩子不知道自己存在的價值,空有挫折容忍力也沒用。很多混幫派的孩子被打得半死,過兩個星期又站起來跟人家打,他挫折容忍力很高啊,可是這些孩子不知道他生命的價值。我要幫助他們的,不是培養他們的挫折容忍力或領導力,而是要幫助他們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存在的價值。」

謝智謀在戶外活動裡,常會透過Leader of the Day(一日領導)的訓練,幫助孩子看到自己的「可以」。這些孩子可能在主流社會裡沒有機會看到自己可以成為領袖,「我們在山上的課程就可以幫助他們看到這些能力,引導他把這些能力往好的方面發展,而不是去混幫派耍老大。」

謝智謀在大學裡開的課,更是嚴格的出名,沒有決心的大學生,絕不敢來修他的課。每學期一開始,謝智謀就會對學生說:「你進了我這一組的課程,從此你的寒暑假就結束了。你要去做兩次的國際服務、爬十幾次的山、划獨木舟、要發動社區服務活動,而且其他課也要顧好。」謝智謀希望他的學生走出舒適圈,體驗更寬廣的人生。

冒險教育做了十六年,謝智謀體悟到,「生命極度正向的經驗,可以把整個生命翻轉過來。」就像他自己的生命所呈現的,那個曾經深陷在挫折黑洞中,渴望被知道的孩子,已經放下了對父親的不諒,帶著對母親無盡的不捨,把這份愛與寬容,化做助人的專業,在高山上,在大海邊,為更多人開啟生命的視野。

冒險教育專家謝智謀 從挫折人生到冒險人生

(編按:謝智謀也將這段陪伴生命的經歷,淬鍊出12大關鍵特質,出版《你的賦權,是最好的成全》,帶領家長和老師看見「賦權給孩子」、「相信孩子獨特性」的重要,讓孩子能看見、活出自己的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