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基隆市深澳國小詹卿花老師: 退而不休,變身全方位家庭輔導志工

相關關鍵字: 

退而不休的詹卿花老師,榮獲107年度教育奉獻獎

在教學的路上,許多教師會透過各種研習、社群,得到自我成長的養分。但除了這些管道外,也有教師透過家庭教育中心的志工工作,從輔導的第一線,透過孩子的家庭問題,更深入瞭解孩子的心。詹卿花老師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更因此榮獲107年度教育奉獻獎。

秉持著「人是可以改變的」、「父母是孩子的重要他人」、「每個人都是自己問題的專家」的信念。詹卿花進入家庭教育中心當志工以來,許多父母為了改變困境而來求助,雖無法為其解決問題,但她總是傾聽陪伴,言談之間,他們便不知不覺找到出路。

學習輔導技巧,提高自我覺察力

曾歷任新北市濂洞國小、鶯歌國小及瑞芳國小教師,以及基隆市深澳國小教務主任的詹卿花,自民國80年轉赴基隆工作後,即在基隆市家庭教育中心(以下簡稱「中心」)的諮詢組擔任志工工作,這一待,就是27年。

詹卿花表示,中心接受諮詢的範圍其實很廣,從親子溝通、子女教養,到夫妻相處、婆媳關係、婚前交往、情緒調適、家庭資源,都囊括其中。為了協助市民解決這些問題,志工必須接受各種輔導課程的訓練。

「表面上是擔任志工,服務別人,但受惠最多的其實是自己。」詹卿花分享,對於年輕教師來說,光是管理班級秩序,引導所有學生在課堂上融入學習,就是一門很大的學問,尤其當無法融入的學生人數一多時,常會讓場面失控,讓教學無法順利進行。

「我在年輕時,也常會擔心自己是因為缺乏權威,才會帶不好班級。但在中心接觸更多輔導技巧後,當自我覺察的能力提高後,就比較不會有這類無謂的擔心,更能發現每個孩子的不同需求。」

詹卿花舉例,有些孩子對課堂內容沒興趣,很可能是在安親班已經學習過了,這時如何適時引導這些孩子學習更進階的內容,很容易就能改善這種狀況。

同理孩子,建立良性循環的對話方式

詹卿花分享,雖然打電話到中心諮詢的問題包羅萬象,但最大宗的仍是孩子教養的問題,比例也多數是由母親致電前來求援。

「同樣的問題,發生在國小的低、中或高年級,嚴重程度就有很大差異。」詹卿花以偷竊為例,許多母親剛開始發現孩子偷拿同學的東西回家,就會非常擔心。但如果是發生在低年級,由於孩子還小,還沒有所有權的觀念,加上自我控制的能力低,其實只要逐步加強這方面的觀念,問題並不大。但如果是中高年級的孩子,就需進一步了解孩子做這件事的動機,是出自本身的需求未被滿足,或是和同儕間發生了什麼問題。詹卿花表示,孩子對金錢的觀念,其實要從小就開始建立,應該從低年級就開始讓孩子管理自己的金錢,並引導他們了解金錢與付出的對價關係。

「有時候,輔導工作最重要的目的,還是讓父母懂得去同理孩子。」詹卿花說,尤其當孩子升上高年級,或是進到國中的青春期階段後,開始變得不聽話,各種問題層出不窮,這時她常會提醒父母回想,自己在年輕時是否也經過這個階段。「畢竟先同理孩子,與孩子對話時,才不會是對立的狀況,讓互動關係更陷入惡性循環。」

退而不休投入更多輔導工作

在教育崗位上服務了31年,8年前已退休的詹卿花,最高興的是能投入更多時間,在中心的輔導工作上。「以往每週只能抽出半天時間,現在退休後,有更多時間投入中心的各類家庭教育活動、成長團體,將多年來的輔導經驗,分享給更多需要的家長。」

詹卿花說,臺灣是個日益多元的社會,許多新移民家庭、隔代教養常常會遇到一些難題,為了解決他們的困境,全國家庭教育中心會針對祖孫辦理「代間家庭教育活動」、針對外籍配偶辦理「新移民家庭教育活動」,或是透過特殊、弱勢家庭辦理「家庭展能教育支持計畫」,定期給予協助。

「即使是最平常的家庭,在普遍需要雙薪的情況下,蠟燭多頭燒的職業婦女,也是非常需要關懷的對象之一。所以中心亦有針對社區婦女辦理支持多元型態家庭女性、強化女性生命歷程與角色的活動。」詹卿花說道。

同為父母的詹卿花表示,現代父母最大的問題,是缺乏陪伴孩子的時間,這一點,連當老師的自己也不例外。「孩子的國小階段,真的是黃金時期,有時即使是透過親子共讀時間,培養孩子閱讀的習慣,同時增進親子間的互動,而非讓3C產品代替自己陪伴孩子,導致孩子不易專注,讓孩子未來更難進入學習狀態。」詹卿花說道。

 這一番話語重心長,也是一名身兼母親、教師與27年輔導經驗的志工,最寶貴的建議。未來,詹卿花仍會在輔導志工之路堅持自己的腳步,期許能夠引領更多家庭走出幽暗深谷。


詹卿花(舞台右一)參與社區家庭日的親子闖關同樂會。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