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數學2分變96分 富二代堅持當老師 扭轉偏鄉孩子命運

每天清晨五點、深夜十點,路上蕭條冷清,台東池上國中教導主任詹永名,開著帥氣與周杰倫《頭文字D》同款的百萬大紅跑車,在產業道路呼嘯而過,36歲的詹永名老師,是全校學生們公認「最愛衝刺」的熱血老師,最愛領頭帶著學生一起衝刺人生。

去年,台灣迅速竄紅的旅遊景點為何?莫過於台東池上了。一支廣告,金城武騎單車徜徉在遼闊天地之間,黃金稻浪波濤洶湧,還在大樹下喝上一杯奉茶;雲門40年週年新作品「稻禾意象」,也在層層稻浪裡翩翩起舞...。

池上國中就位在那一根電線桿、路燈都沒有的大片稻田中,於是,在這兒當老師可以過著快樂的人間淨土生活?

詹永名十六年前到了偏鄉學校,才知道和原有想像相距很大,在貧窮的社區裡,學生中午搶著打包營養午餐,作為全家老小晚上的伙食。70%來自經濟弱勢、高風險家庭,學生的家庭功能需要學校幫忙補強,但偏鄉教育資源匱乏,「老師想幫孩子的忙,也幫得很辛苦。」

不過,如果你看過「第56號教室的奇蹟」,在台東池上國中也發生了。

教育部日前表揚國中小補救教學績優團隊和學生楷模,其中,池上國中9年級學生溫俊惟,1年前是個跟同學打架鬧事,甚至一言不和,當場拿椅子摔老師的「校園小霸王」,一上課就睡覺、成績倒數第一名,勒索同學幫他寫功課,他數學段考曾只考2分,連算7+8都要扳手指才能算出來。

溫俊惟常翹課在校園閒逛,看到詹永名認真上課、努力搞笑,教室總是充滿笑聲,決定「給老師面子」,認真聽一堂,這堂課,意外翻轉了他痛苦的數學經驗。

突然,有一天溫俊惟鼓起勇氣問永名老師:「我如果每節下課都來問你,你會不會覺得煩…」從此,不分寒暑,每天早上六點半,溫俊惟就會在教務處門口,等著詹永名上免費數學家教。每節下課短短10分鐘,也要追問1題數學。

詹永名觀察,當溫俊惟看懂數學題目之後,不僅自願當數學小老師,國文、理化成績也跟著整體提升。這一年來,數學最高進步到96分,從最後一名,到了八年級明顯竄升到十二名。

導師對溫俊惟評語從「冥頑不靈」變成「恭敬有禮」,教育部訪視後,他拿到補救教學績優學生獎學金,生平第一次因為用功讀書「賺到」六千元。

溫俊惟說,而改變這一切的就是:永名老師。老師讓他瞭解到很重要的事,為自己負責,以前他從來不知道上一堂課要為自己負起責任。

問題小子溫俊惟(左坐者)遇到良師詹永名(右坐者),每節下課都跑到教師辦公室問問題,數學2分拚到96分。(攝影 | 楊昭瑾)

富裕之後的難題,馬斯洛登頂

池上國中的學生們大多不知道,喜歡嗎?爸爸買給你,這經典廣告台詞,就像詹永名的真實人生,台商爸爸很會賺錢,自己是富二代,屬於社會認知的人生勝利組,獨子,每年營業額過億的環保科技家族事業,等著他繼承。

他快人快語,自爆不吃路邊攤,從小沒動手洗過衣服,只知道洗衣機是全自動,就算高中住校,貴族高中等於有全天管家和幫傭,髒衣服只要放在門口,洗衣部門清洗歸還時,連內褲都幫忙燙好了。

社會對「富二代」的刻板印象,幾乎等同「靠爸族」鄙視之義。他說,原本自己人生也可能不脫離刷信用卡,毫不手軟的閃靈刷手,炫富貴公子跟女星風花雪月的負面新聞。

詹永名棄台北教職,到臺東任教,一待就是十年。追問他「為什麼你正在做這件事?」、「為什麼你要奮力完成到底?」詹永名的答案,將時間拉回十六年前一個炎熱的夏天,一大鍋酸臭的泡麵,讓他下定決心。

大一時,台東的教會牧師到臺北,招募大學生暑假期間前往臺東為弱勢學生課輔,做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而且因為從沒去過臺東,就報名參加,沒想到卻是一場震撼教育。

教會一邊募款一邊興建聚會場所,工程只進行一半,有屋頂,沒門、沒窗戶,也沒有床等家具,正中央有個燈泡,沒有窗戶,台東盛產的小黑蚊,俗稱「黑金剛」,如影隨形,神出鬼沒、叮人痛癢難耐。

受不了每晚被小黑蚊叮得滿頭包,詹永名跟負責協助的當地小朋友求助借宿,到了小朋友家裡,爸媽到台東當板模工,留下三個小孩獨自在家,最大的國小三年級。

詹永名家裡總是一塵不染,從來沒見過那麼髒亂的地方,三個小孩身上發臭、都感染頭蝨,讓他不敢擁抱他們,處處可見堆積如山的衣服、髒污的鍋子,食物就是一大鍋已經酸臭的泡麵,這是爸媽出門前煮的。

窮到一鍋餿水泡麵要吃三天,第一次面對貧窮的真實情境,讓他很震撼,忍不住潸然淚下。

家庭功能失靈,小朋友到學校上學也沒好到哪兒,16年前,沒有當今流浪老師的問題,通常是問題老師,才會自願到偏鄉離島。

當時,小小學校只有八名老師,可是詹永名就曾目睹有的老師幾乎不根據進度上課,大半時間在講人生大道理,校長勸說無效,仍堅持人生大道理比課本重要。特別認真求好心切的老師,反而對「學不會的壞學生」拳打腳踢。

身心障礙的老師比例也不低,有個罹患憂鬱症的老師,上課一半會嚎啕大哭;一位罹患嚴重眼疾,一隻眼睛看不到、另一個弱視,看不清楚學生的水壺裝酒,喝醉了躺在地上睡覺,很多學生到國中還是不會背九九乘法表,上課像下課、下課又像放學,亂成一團。

詹永名有一輛跟周杰倫《頭文字D》同款的百萬大紅跑車,學生溫俊惟素描跑車,送給老師。(攝影 | 楊昭瑾)

富二代堅持當台東野草莓  

暑假一個月,他認真的照顧學生,之後每一年都回到臺東,擔任服務志工。「可是,家長一直在摧毀這些孩子,我每年只短暫停留,怎麼都幫不了他們。」

畢業後,選擇教育替代役,自願前往臺東,退伍後考上基隆與臺東的正式教職,但是掛念偏鄉孩子,不顧家人反對,前往臺東教書。

偏鄉學校幾乎每個孩子的家庭,都有爸爸或媽媽離鄉,在外地工作,沒有書桌,在餐桌寫功課,但是曾祖父母總是在收看很大聲的電視;有的爸爸長期失業待在家中,罹患憂鬱症,借酒澆愁,天天醉醺醺,喝醉就情緒失控,拿酒瓶砸家人,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孩子們似乎注定了一輩子平庸、貧困。

詹永名人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讓這些孩子長大後能繼續升學或就業,以女生來說,至少可以考上求職第一志願慈濟、馬偕護專,免學費、供住宿,畢業後到大醫院當護士,一個月努力家大小夜班,六萬元薪水,只要能寄三萬元回家,整個家庭就翻轉,弟弟、妹妹有錢補習、可以學才藝,爸媽不用那麼辛苦,一個學生就是一個家庭的希望,而讓教育扭轉人生的希望,就從學校開始。

免費課輔、成立愛心書坊  因為有意義

第一次分發就職的地點,就是他長年服務的太麻里金崙社區的賓茂國中,那裡的孩子多處於家庭學習環境不佳,也沒錢補習,所以他每天晚上及週六,免費幫學生課輔、陪他們讀書。

因為覺得很有意義,所以詹永名就一直留下來,除了輔導學生課業,也幫他們成立了了愛心書坊,還帶領合唱團獲得臺東縣分組第一名。

詹永名說,社區民眾、學生常常很無聊,想買書竟然連書局都沒有,為了讓他們有事情做,他在學校圖書館設了一個愛心書坊,找他父親的朋友捐錢三十萬,買下書店排行榜的前一百名書籍,很快就把書給買齊,整理後開放學校圖書館,讓大家進去看書。

學校愛心書坊成立,民眾真的就開始進到圖書館看書、閱讀,因為這個小角落,讓讀書風氣不同,後來,學校圖書館還重新整理,變得更好。

調任到臺東池上國中後,他一樣為學生課輔,不同的是,有更多的老師加入,地理科黃姵瑜老師就加入夜間課輔,老師們輪流陪學生讀書。

在池上國中,學生不用每年都要問「不知老師明年會不會留下來?」不用每年畢業典禮,都要跟老師道別,這兒雖有半數老師都不是在地人,很年輕,平均31歲,但服務年資平均超過4年。

這件事聽起來很抽象,沒有身歷其境很難體會。永名老師和一群池上國中老師團隊,把一間一間教室變成溫暖的家,不論要詢問課本、人生問題,老師們都在。

孩子開始自己思考生命歷程,釐清自己要什麼,努力去追求,學習成就低落的孩子,竟然變得熱愛學習,參加永名老師清晨的免費家教、夜自習班,不想再渾渾噩噩度日。

為什麼留在台東這件事情很重要?「臺北不缺我一個老師,比我厲害的多得是,但是在這裡,他們很需要我,我在這裡可以發揮能力幫助他們,我知道,只要我離開,他們就什麼都沒有,所以我留下來,是很有意義的。」

詹永名(圖右)上課全心投入,讓孩子喜歡數學。(攝影 | 楊昭瑾)

詹永名十六年前來到臺東縣,讓偏鄉學生相信「有希望」,願意為自己負責任翻轉人生。(攝影 | 楊昭瑾)

教學小錦囊

詹永名怎麼教數學?

法寶一:將數學課變成紅白對抗綜藝節目。教授每一個新單元前,用誇張的綜藝表演,引發學習動機,再配合使用分組教學與探索學習的方式,透過從做中學「驗收成果」。

法寶二:教授數學教科書的運算技能外,詹永名還會帶學生到法院旁聽,促進學生思考學習的本質。

到法院旁聽審判一位蓄意偷東西的嫌犯,法官旁敲側擊詢問嫌犯吃什麼早點、謀生工具等問題,來驗證犯罪現場留下的螺絲起子和嫌犯的關聯,讓學生了解邏輯思考的重要,和練習數學證明題的必要性。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