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桃園縣高原國小閱讀課老師呂嘉紋:記筆記就像沖泡濃縮咖啡

作者: 
林玉珮
日期: 2015-06-24

二○○二年九月,新學年才開始。剛到桃園縣高原國小擔任總務主任的呂嘉紋,對脫離教學現場的行政職做得有點悶。有一天,他正要驗收學校新的無線廣播系統,一個「瘋狂」的念頭襲上心頭——他要把初到高原國小就一直想做的事付諸行動,把「閱讀的幸福」傳出去。

當天第二堂下課鐘響,呂嘉紋人已坐定在操場旁的橄欖老樹群蔭下。他深吸一口氣後,對著無線麥克風朗讀自己創作的《書香庭院》後,接著說……

「各位親愛的老師和小朋友,不管你現在在哪裡,也不管你待會兒要往哪裡,嘉紋主任現在要跟你們說一個故事,一個有關《三件寶貝》的故事……」

呂嘉紋彷彿吹著故事魔笛,孩子們從不同的角落,慢慢走到他身邊,跟著他走進全新的閱讀體驗。從此,他對閱讀的想像與熱情,帶著高原師生展開多元樣態、驚喜連連的閱讀之旅。

橄欖樹下有師長、村長輪番上陣說故事的「書香庭園」、教室裡故事媽媽請孩子們開心品嚐「故事鮮果汁」、升旗台旁高年級學生擺起說唱俱佳的「故事路邊攤」……,尤其是每年由六年級學生擔綱的「主題書展」,把閱讀帶到最高潮。

二○○八年,高原國小獲得桃園縣政府「閱讀教育」特色學校認證。同年十一月,呂嘉紋也獲得教育部「閱讀推手」個人獎。

儘管閱讀推廣成效獲得肯定,但呂嘉紋早已在深思下一步:閱讀教育,不能空有活動,也不該只在課堂外的時間。他說,「孩子需要有系統的閱讀課程。」

高原國小多年前即實施每週一堂閱讀課,交由各班老師自行上課。令呂嘉紋震驚的是,曾有一位資質不錯的學生形容閱讀課,「大家在圖書館各自看自己的書。這是全班最安靜的時間,可是有時我會覺得很無聊。」

創作有自己風格的筆記書

呂嘉紋回想自己的學生年代,也認為閱讀無趣。當他為人師時,決心不再複製那些讓學生對閱讀難以愉悅的經驗。

上年度排課時,呂嘉紋又做了一件近似瘋狂的事——向學校爭取調換配課,他要教高年級的閱讀課,而且,還要幫孩子「出版」他們自己的第一本「筆記書」。

呂嘉紋帶閱讀課和自編教材,就像踏上新的旅程。這趟旅程有清楚的目標與方向,而他有童詩教學、創作出版、閱讀推廣的豐富經驗,又勤於淬取國語日報、教育廣播台,以及閱讀研習與工作坊等教學活泉,他的閱讀課一上路,就讓學生驚呼連連。

「閱讀課變筆記課?!」是呂嘉紋帶給學生的第一個驚奇。

「閱讀教學應該包含寫作,兩者是輸入與輸出的循環,透過做筆記書可以讓學生把閱讀與寫作結合,有較完整的學習。」呂嘉紋說。他不要學生當「抄人」,而是希望學生最後能完成一本有自己風格的「筆記書」。

「做筆記,是一個壓縮與解壓縮的過程。」呂嘉紋告訴學生,上課時用自己最簡便的方法速記內容,回家後,自己整理、理解,再用自己的話或插畫來重新詮釋、發揮,就像沖泡濃縮咖啡一樣,不只加水,還要加上奶精和糖,才有香醇美味的咖啡。

剛開始,許多學生不知道筆記要如何記起?呂嘉紋帶學生玩語文遊戲。例如「抓重點山豬」(抓關鍵語詞),全班起立,他講述一段落或唸一段文章後,抓到的就坐下。學生很愛玩,抓關鍵語詞、寫速記的能力也大增。

「每堂課後對學生交回來的筆記,一定立即回饋。」呂嘉紋很堅持。每週一百多本筆記,每本逐字逐句看,呂嘉紋對症下藥,給學生具體的改善建議,甚至退回要學生重新解壓縮。

看到學生詮釋或發揮不錯的地方,不但會寫上鼓勵的話,而且還拍照存檔,下次上課再拿來給其他小朋友觀賞。看到學生的進步,超乎預期的表現,他就覺得投入這麼多時間,很值得。

六年級學生高生笑著說,「我回家要花上四到五個小時來整理筆記,一、兩面速記,到最後常寫到八面以上,要不是想要趕快交給主任看,有時還欲罷不能。」

閱讀課,好好玩

「閱讀課,好好玩!」是呂嘉紋帶給學生的第二個驚奇。

「閱讀課的內容與方式很不一樣,我們沒有時間發呆,比上其他的課還好玩,」六年丁班學生劉生笑說。

一旁的同學賴生也附和,「我們上課時可以看到有趣的招牌、圖片、廣告標語,沒聽過的謎語、笑話,以及主任分享自己的創作、經驗和故事,學到很多其他課學不到的東西。」

例如,學生眼睛看到發痠還不肯罷休的「動腦時間」。呂嘉紋把從網路上找到的許多圖檔,放給孩子看。

畫裡的妙齡少女,轉眼變成老太婆;一幅山水畫轉了九十度後,變成一個雙手合十的人。

同一張圖片從不同角度或不同焦點,就有不同的詮釋,寫作與閱讀亦然。呂嘉紋說:「我不要孩子被一個標準答案或格式綁住。」

呂嘉紋把過去讓學生覺得無聊的「共讀」閱讀課,變成可以分享、討論的「閱讀甜甜圈」(十人小型讀書會活動),教學生如何「聊書」。

他用簡單的四種符號來代表聊書時的四個向度:○○(圈圈),代表對書中很喜歡、很認同之處;XX(叉叉),代表不喜歡、不贊成之處;?(問號),代表對書中內容或觀點覺得疑惑、有問題之處;→←(雙箭頭),有如角色扮演「如果我是……,那就……」,來對書中人物或情節做同理性或擴散性的思考討論。孩子看書時,有了四個方針,讀書會分享也有了依據,你一言,我一語,好不熱絡。

「純金九九.九九九」,是呂嘉紋創意評分中的最高等級。他告訴學生,「得到純金九九.九九九的人,不是他很厲害,而是他很認真。如果筆記有自己的創作與特色就容易拿到純金;但如果只是照表操課,沒有自己的想法,最高只能拿到A而已。」沒想到,效果出奇的好,高生就說,「拿到純金九九.九九九,比考一百分還開心。」

提供展演舞台,成就孩子

「哇!我出書了!」「我開書展了!」是呂嘉紋給學生的最大驚奇。

上學期末,劉生、高生、賴生等同學,一拿到被印刷成冊的閱讀筆記書,興奮的叫著、互相交換,原來她們真的出版了自己的筆記書。「看我們的筆記書,就像在看我們的閱讀課,很有紀念價值。」劉生說:「這是我們自己努力的結晶,很有成就感,可以跟人家炫耀。」

「我不希望學生只是閱讀的消費者,而是能成為生產者與服務者。」呂嘉紋說,除了定期為學生出版筆記書,幾年前他還透過「故事路邊攤」、「圖書館導覽小天使」、「主題書展」等活動,提供孩子閱讀展演的舞台,打開學生對閱讀的新視野。

這些活動從上學年開始,進一步成為他的閱讀課程的一部分,每個學生都要學習,而且,只要認真完成每一步驟的學習,就有舞台可以展現他們的能力與成果,「這些寶貴經驗,再多金錢也買不到,是孩子在畢業前送給自己的最大禮物,」呂嘉紋說。

典範教師:桃園縣高原國小教務主任暨高年級閱讀課老師呂嘉

★1999年,教育部師鐸獎

★2008年,桃園縣杏壇菁英獎、教育部閱讀推手

★結合閱讀與寫作,提供學生完整的閱讀教學課程

★定期出版筆記書

★舉辦「故事路邊攤」、「主題書展」提供學生展演舞台

呂嘉紋老師最愛的閱讀教學書單

《童詩嘉年華》,小魯

《少年小樹之歌》,小知堂

《用左手走路的孩子》,新苗

《十一個小紅帽》,民生報

《我是白痴》,作家

學生現身說法

劉生:

我本來以為閱讀課就是看看書,寫寫心得。後來覺得比較像「筆記課」。五年級一年下來,無論是抓文章重點、寫大意心得都進步很多,現在寫的作文也很有樣子。而且,在其他課也主動做筆記,甚至在校外教學時,不用老師說,我就會帶筆記本去做筆記。

2009-11 親子天下專特刊

延伸閱讀

童年是一艘船

作者:呂嘉紋(桃園縣高原國小主任)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

 

你也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國立臺灣文學館與國立臺南女子高級中學攜手推廣實驗性校園讀書會...
2017-05-03
老師推動班級共讀、親子閱讀的新書單來囉! 文化部「第3...
2016-09-07
▲張文銘提供 「老師,竹筍小的時候是蘆筍嗎?」「珍...
2019-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