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懂得愛人,才是大人」 蔡璧名X盧廣仲:愛自己,是一生最重要的課題

作者: 
黃怡菁 資料來源:親子天下 2020-06-05
日期: 2020-07-22


黃建賓攝

「懂得愛人,才是大人」關於什麼樣才算成為大人?盧廣仲曾寫下自己的答案。臺大中文系副教授、長年鑽研莊子的蔡璧名則進一步擴寫這題解答,她認為,要學會愛自己,並完成自己的身體,才算是一個成熟的大人。怎麼做才算愛自己?又要如何完成身體?盧廣仲和蔡璧名的方式,很樸實,卻很少人注意到......

在老師蔡璧名面前,盧廣仲總是安靜,和鏡頭前說話有些無厘頭的他很不一樣。當前者正滔滔不絕地和記者暢聊星座話題時,後者則靜默地站在一旁,雙手恭順地放在腰際、身體像被人拉直一般直挺挺站著。

入座時,他雙手合十,神色專注於吐息,略有武俠小說中,得道高人運氣練功的樣貌;再看他一身功夫裝打扮,霎時間,記者以為自己走錯時代,亂入武林。還未從過去盧廣仲活潑、無厘頭的印象中走出,「我兩個多月前才向老師拜師,」盧廣仲的這席話,讓發生在他身上的差異變得合理,畢竟他的老師,在江湖上可是大有來頭。

提起臺大中文系副教授蔡璧名,最有名的就是她一系列與《莊子》相關的著作。有人說她是仙女,也有人說她是俠女。出身於中醫世家、跟隨父親長年修練太極,又以《莊子》見長,鑽研《黃帝內經》、穴道導引多年,讓年過五十的她氣色紅潤、步履輕盈,加上留著妹妹頭瀏海、長直髮,靈黠的大眼眨呀眨,擺起太極起式,像從金庸筆下走出的武林中人,氣勢非凡,記者發現,她既仙亦俠。

這樣超然的高人,怎會與音樂人盧廣仲成為師徒?「我是老師的書迷,我以前想著如果有一天可以跟老師學太極拳,那就真的太好了,」拘謹的大男孩望向蔡璧名的眼神,盡是崇拜。


因朋友牽線,盧廣仲從蔡璧名的書迷變弟子。摩登星球攝

盧廣仲是很「莊子」的音樂人

透過友人介紹,盧廣仲終於「追星」成功,抱著想學拳、練習放鬆的期待,欲拜蔡璧名為師。「你有辦法與一般老百姓一起學嗎?」憶起當初拜師情景,蔡璧名直言當時自己滿不禮貌。沒想到盧廣仲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就是一般老百姓。」被歌迷捧成巨星卻毫無身段,雖讓蔡璧名訝異,卻還不足以成為收他為徒的原因,盧廣仲一句「我不想白爛過一生」,才是讓她動念收徒的關鍵,因為這句話蘊藏著盧廣仲對「好好生活」的期許。

「盧廣仲某些意識滿莊子的,」蔡璧名說,認識之後才發現盧廣仲非常注重飲食、早睡早起又定時運動,跟一般音樂人日夜顛倒、熬夜創作的作息完全不一樣。若細看他的音樂作品,更會發現他常提醒一些生活中重要的小事,提醒大家吃早餐、早點睡覺、少用手機,「身體健康也是一種 Rock'n roll 的 style」他筆下的詞,反映著他對生命的珍惜。

盧廣仲說,維持健康的習慣已30年。看在蔡璧名眼中,這個重視「養心」、「養氣」的大男孩相當特別,「因為我們忙著完成我們的學業、事業,趕著完成感情,結婚生子,可是我們卻很少人花時間『成熟』我們的性情、『完成』我們的身體,」想要花更多時間讓自己心身更好的盧廣仲,打動蔡璧名,她說,現代已經很少年輕人這麼在意「心身」這件事了。

時間回到42歲那年,蔡璧名被檢查出罹患子宮頸癌第三期,且癌細胞已擴散到胃腸、淋巴,死亡率高達七成五,能從病體之軀康復的關鍵除了西醫治療外,她為自己把脈抓藥、練太極、做穴道導引,並時時向莊子學定心的功夫也起了極大助益。從鬼門關回來的她,此後將自己的心靈與身體擺在第一順位,不再當工作狂而操壞自己。

就這樣,一個在課堂上教著「無以好惡內傷其身」莊子哲學的臺大教授,一個在舞臺上唱著《魚仔》的養心、養氣歌手,帶著各自的人生際遇,在滾滾紅塵中相遇,以太極之道舒展疲憊的筋骨,以莊子之法鬆軟那顆被世俗紛擾捏得皺褶不堪的「心」。


除了拜師,盧廣仲也為蔡璧名的莊子課程編曲彈唱。摩登星球攝

向莊子學「愛自己」

因愛而生憂,因憂而生怖,蔡璧名任教臺大已逾20年,她看見太多學生的傷心,大抵都與情愛脫不了干係。她的學生裡,有人因談了戀愛就憔悴枯槁,有人則無法兼顧課業,更有人因此罹患憂鬱症。臺上佈莊子之道,下了臺,她就化身醫者,為抱著「心病」而來求診的學生診治、開方。

「愛自己」,便是她開出最重要的藥方,它無法一劑便藥到病除,它和養身一樣,是日積月累的功課。

「若反省愛自己這個詞彙,會發現很多人不知道要愛自己的什麼,」蔡璧名說,有人認為重視儀表,或是敷個面膜就是愛自己,「愛自己最基本的一個起點,其實是學會珍惜自己的生命的能量,包含情感的能量。」

生命的能量,就和地球上所有能源一樣有限,「我們生活裡會注意節約能源、不要浪費水電,可是我們卻忽略了生命、乃至於情感,也都是很珍貴的能源,」蔡璧名說,她寫書、開課,就是希望提醒年輕人要珍惜心身,「把注意力收回自己身上,這就是莊子說的愛自己。」

莊子參透生命中有太多無常與不得已,相知未必相愛,相愛未必能相守,「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的情景更時有所聞。若將注意力都放在外在人事上,很容易不安,情不定則心不定,情亂則心傷,更有許多人因為傷心導致精液不足,口乾、眼睛也乾,甚至腸道乾到連排便也不順。蔡璧名提問:「我們為什麼要上大學、要談戀愛?難道不是希望追求一個心身富足的人生嗎?」到頭來,身心卻千瘡百孔而不自覺。

「所以,你一定要愛自己的心超過愛這份感情,如果你能學會先珍惜自己的能量,你就不會在情愛裡折損,」蔡璧名說,她邁入中年之際才從莊子身上學會愛,遲了些也可惜了些,因為年輕時的她,也曾為愛折損心神,只為配合對方步伐,「談遠距離戀愛時,還願意花很多錢打越洋電話,」年少的她曾以為那就是愛的全貌,接觸莊子,她才明白原來真正愛一個人,是要讓自己和對方的心身更富足、世界更為遼闊。


蔡璧名多年來一直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讓學生了解莊子的哲學。蔡璧名提供

封閉如信緘的巨蟹座大男孩

那盧廣仲又是怎樣看待「愛自己」這回事?「我...我嗎?」被 Cue 發言的盧廣仲,眼神閃過一絲倉亂。「我知道自己心的能量不大,我是屬於會把自己情感封閉起來的人,」他把封閉的原因,歸咎於巨蟹座天生沒安全感,「害怕真心掏出來就被人家傷害。」

對此,蔡璧名為他下的評語是「過分自持」,以莊子的話來說就是「其厭也如緘」,將自己封藏起來,像一個密閉的信封。「他可能知道感情對人的影響太大,他不會隨便下注,他就暫時把自己緘封在一個世界裡,」語畢,她望向廣仲,而那個大男孩,則窘迫地笑了一笑。「你能想像一個有這麼多粉絲的人,居然感情已經空窗期十年嗎?」她訝異地說。

一個封閉情感的人要如何寫情歌?盧廣仲說:「我寫的那些情歌,其實都是我寫給佛母的音樂作品,是假想一種大愛的存在或者是宗教感的那種音樂。」

所謂「佛母」,對盧廣仲而言就像是觀音菩薩或釋迦摩尼佛,是他寫情歌時,情感投射的對象。

盧廣仲說,佛母對他而言就像是一個一直在身旁,庇佑著他成長的存在,每當創作卡關時,只要一想佛母,祂好像就會為無措的自己引路,「靈感會像下雨一樣掉下來,」三年前紅遍全臺的《魚仔》,盧廣仲說正是因為被佛母「撫觸」到而靈感湧現。

自知內在能量的匱乏,是起因於害怕被傷,那麼放鬆這股擔心為情所傷的恐懼,也是盧廣仲的人生課題之一。

「接下來我要好好跟老師練習在生命中放鬆,」在完成身體之外,他同時要完成的是自己的心與情,能用心身最輕鬆的姿態,感受人生各種起伏,「莊子給我們最重要的價值就是輕鬆,」蔡璧名表示。

「我很想跟張三丰一樣活到150幾歲,體會那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到那時,我希望還能站在演唱會舞臺上跟大家分享,這些日子以來銀河系對我說了些什麼,」沒有前面被 Cue 到發言時的靦腆微笑,這一次,大男孩難得從緊閉的信封中跑了出來。

你也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一個人,一輩子,要學到「感同身受」四個字,要用多少苦...
2020-09-09
要被金錢利誘,還是聽從內心道德的聲音?這種對貪婪的糾...
2020-09-02
▲ 王建棟攝 學霸筆記讓人印象深刻,但過去幾年轟動...
202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