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徐凡甘:一份吐司夾蝦子,是我當老師以來收過最開心的禮物

15歲起被醫生宣告需終身洗腎的徐凡甘,仍不放棄對生命的熱愛,努力活在每一個當下。他成為TFT第一屆老師,投入偏鄉教育,然而一起「可樂事件」,成為徐凡甘當老師以來遇上的最大挫折......

徐凡甘:一份吐司夾蝦子,是我當老師以來收過最開心的禮物

小眼攝影提供

即使我漸漸摸索出跟孩子相處的方式,但畢竟欠缺經驗,也不知道學校有一些約定俗成的慣例,比如聖誕節的午餐,級任老師通常會安排大餐,任教第一年的聖誕節我什麼都沒準備,結果遭遇兩年老師生涯中最大的挫折。

那天的午餐,三年級吃麥當勞、四年級吃火鍋、六年級吃薑母鴨,(一、二年級半天課,中午就放學了),我帶的五年級則如常吃學校營養午餐。事先我知道四年級的級任老師與學生約定,表現好可以吃大餐,六年級則是因為班上有同學沒吃過薑母鴨,老師覺得節日是一個好機會,讓全班一起品嘗薑母鴨的味道,我並沒有聯想到這是其他老師特別安排的「耶誕大餐」。

因為一瓶可樂,被學生反鎖在教室外

結果午餐吃到一半,我們班有個學生飛奔進教室大喊:「隔壁班吃火鍋跟薑母鴨,只有我們吃營養午餐......」孩子們開始竊竊私語,小朋友的反應總是很直接,不外乎是羨慕與難過,營養午餐都不想吃了。於是我跟小朋友解釋為什麼其他班級可以吃好吃的,也立刻告訴孩子,如果他們也想要吃火鍋,現在就可以開始規劃期末的聚餐,以安撫小朋友沮喪的心情。

午餐後刷牙時間,小朋友得知其他班還有可樂喝時,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小朋友跟我抱怨:「為什麼他們可以吃好吃的,還可以喝可樂?就我們班沒有!」我啞口無語,因為我不知道其他班級的可樂從何而來。

帶著困惑我走進辦公室,發現桌上有一瓶大容量可樂!同事告訴我,因為今天全校午餐都有特別安排,校長於是將學校庫存的可樂拿出來為孩子增添歡樂氣氛,只是中午發放可樂時,我正在教室向我們班學生說明「為什麼只有我們吃營養午餐」,於是同仁想說稍晚再拿給我。

了解情況後,我拿著我們班的可樂走回班上,卻發現自己竟然被學生反鎖在教室外面!

開學已經有一段時日了,我以為我跟班上孩子已經建立了親密的感情,從沒想過有一天,我竟然被自己這麼在乎的學生反鎖在門外,心碎的當下,我跑到廁所痛哭,我不懂小朋友為什麼會因為一瓶可樂跟我嘔氣,讓我如此傷心?

下課休息時間,我跟上一堂上我們班課的三年級導師說可樂的事情。後來我正在上課時,只見三年級導師帶著他們班的小朋友抱著一瓶大可樂走進我們班,小朋友說,為了感謝我們班的大哥哥大姊姊平常在升旗時為全校演奏國歌國旗歌,因此想要將他們班的可樂跟我們班分享,我們班喝剩的他們再喝。聽到這裡,我心裡暗自佩服這位老師的經驗和智慧,透過分享可樂一方面安撫了我們班學生難受的情緒,一方面也機會教育學生懂得感恩與分享。

放下「你們」,和小朋友成為一體

班上孩子一掃之前的鬱悶,全班討論後馬上把可樂喝得精光。下課後,我到辦公室將我們班的可樂拿到三年級教室,三年級的導師搖搖頭說:「剛才那瓶被喝光的可樂是我們班的感謝與分享,一滴不剩都沒關係,但你手上的那瓶可樂,是你們班的,如果你想分享給我們,應該和你們班孩子一起來。」

前輩的話狠狠打了我一記,我恍然大悟,原來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一個人思考、一個人行動,從頭到尾都只有我自己,我跟班上小朋友討論問題時,總是用「你們」,而不是「我們」,我總是想要改變他們的思維和行為,而不是放下自己的思維和行為,和他們真正站在一起 。

當我開始用「我們」思考時,我這才體會到,孩子並不是想要傷害我,只是因為沒有得到想要的,所以難過與傷心;孩子也不是不懂得分享,只是分享的範圍還沒有我期望的大,所以我要做的不是改變他們,而是改變我自己。

後來經過全班討論,我們班在期末舉辦烤肉會。烤肉那天中午,小朋友生火已經花了很長時間,好不容易爐火興旺,他們先烤比較不容易熟的蝦子,時間有限,我怕孩子們來不及吃,心想烤肉架上的食物留給他們吃,自己走到學校廚房,吃兩個營養午餐的包子裹腹,回來時發現,孩子在兩片吐司裡擺了兩條烤熟並剝好殼的蝦子,雙手奉上,請我先吃。

這份吐司夾蝦子是我當老師以來收過最開心的禮物,象徵著當老師的第一個學期,從跟孩子衝突、到互相理解、建立信任,過程中的辛苦、心酸與成就。當孩子奉上吐司的那一刻,我覺得我對孩子掏心掏肺是值得的,我吃得心滿意足。

★教育新知不漏接!立即加入教育家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