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典範教師大募集〈我們的愛,沒有不一樣,串起臺灣與印度的情緣…〉

作者: 
黃婉菱( Angel )
日期: 2019-10-22

他來自印度,老天給了他一個很美的名字:Smile。
卻也給了他一個不甚完美的命運。
他年紀差不多是小學3.4年級吧!

他是個特殊的孩子,不太回應他人,也不太融入團體。
身體也有一些狀況。

Smile一人落單,他非常不起眼的在角落,
他不像其他人一樣的熱情,
他面無表情的像是個局外人看著眼前的人們熱絡著彼此。

我走靠近Smile,
問他:What's your name? I am Angel. Nice to meet you! 
說完,Smile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我們眼神完全沒有交會,
他用印度文murmur著我完全聽不懂的內容。

Smile跟其他人可以說是零互動,
跟印度老師互動也很少。

後來,吃飯休息時間,
我問了印度老師跟他聊了關於Smile的狀況,
老師告訴我這孩子叫做Smile,
名字是老師幫他取的,

他有水腦症,家裡還有其他小孩,
我只知道他有一個媽媽,但媽媽幾乎很少來收容所看他,
Smile在收容所偶爾也有被排擠的現象。

瞭解了Smile的狀況後,
在印度的那幾天,我試著想要拉近我跟Smile的距離。
任何一堂課,只要不是我上台主講時,
我會自然的坐在落單的Smile旁邊,
分組活動時,我是他永遠的組員!
我感覺自己對Smile來說應該是外星人一樣的,
我們有語言,但是完全無法達到相互溝通。
Smile完全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一樣,
他好像也已經習慣被世界遺棄一樣的。
但我感到很開心的是,
他至少還願意讓我跟他一組完成任何的活動。
闖關活動時,遇到需要至少三人的活動時,
我也會拉其他孩子進來跟Smile一起,
有的孩子也許是已經平常習慣的疏遠Smile,
但後來也會慢慢的跟Smile互動,甚至教他怎麼作活動,
這是我感到很棒的地方。

在這七天,大部分孩子都知道我的名字,也會很主動的
跟我打招呼,即使我沒有跟他們分組活動,
他們仍然知道我就是Angel。 
除了Smile還沒有開口叫過我的名字。
一直到第八天,我們準備要離開當地,
因為隔天要搭飛機回臺灣,所以要先到德里。
離開前,Smile突然說了:Bye-bye Angel!
聽到的當下,我眼淚快要流下來。
那時候突然覺得自己的名字怎麼這麼好聽!!
Smile看著我掛在身上我的名牌,
示意說他想要拿我的牌子拍照,
我也就因此幫他拍了張名如其人充滿笑容的照片,
這對我來說是此行最珍貴也是最美的一張照片!

我的隊友在他的回饋日記寫到,
他說在印度這麼多天,讓他最感動的一幕是,
他最後一天看到Smile一直對著我揮手,
Smile開口說了我的名字Angel。
他拍下了Smile對我揮手的背影。他說他很感動。
(其實我也很感動,熱淚盈眶)

領隊知道我的職業是老師,他問我說,
印度孩子和臺灣孩子有沒有哪裡不一樣的地方,
我說,其實沒有不一樣。
差別只在於語言和外表國籍等,
但孩子間會遇到的衝突,例如排擠,
或者對人的親疏遠近等,還有學習會遇到的問題等狀況,
並沒有不同。

Smile讓我想到多年前一個已經轉學到花蓮的學生,
是我在國小代理時的學生。
我教了他一學期英語,他也是都是不開口說話的,
我原先猜測他是不是特殊生,語言表達有困難之類,
詢問導師後,發現他其實是正常的,
只是跟人很畏懼也很防備。
就在學期中的某一天,下課時間,他突然開口叫了Angel,我想說我有沒有聽錯,我嚇了一跳,他同學也嚇了一跳,我們double check的要他再說一次,

他又說了一次,
然後他拿了他筆記上一個圖案給我,意思是說要送給我的。

(我那時候也是感到熱淚盈眶)

教育其實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即使不同的種族宗教國籍,也會找到共同連結的地方,
串起臺灣和其他國家的的異國緣分......

你也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母親的不捨與痛 當我初次見到阿隆反綁著手,深感...
2019-10-31
    教育學者福祿貝爾曾說:「...
2019-10-22
2019-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