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生活曾充滿雜訊 ADHD成人張雅惠:我終於能聽懂同事的玩笑話

作者: 
李佩璇 資料來源:親子天下2019.11.07
圖片來源: 
張雅惠提供
日期: 2020-01-15

在國中擔任出納組長的張雅惠,從小到大讀書、考試難不倒她,對於有明確流程的工作,也很能勝任。但讓她在職場碰壁的不是專業能力,而是克制不住的情緒、言語應對,求助專業後,背後的原因終於真相大白。

故事要從辦公室日常的一天說起。這天,主管客氣請從事行政的張雅惠放下例行工作,一起處理緊急的任務,她卻立刻大聲回應:「不行,這樣我沒辦法做事。」如此強硬的回覆,讓辦公室空氣瞬間凝結,主管也鐵青著臉離開。

張雅惠在工作上是「SOP 控」,「我做事有自己一套步驟,而且不能輕易改變。」因為只要小小的更動、被打斷,她的思緒就會分心,必須花很多時間,才能重新專注於工作狀態。這種劍拔弩張場景是張雅惠的工作日常,每當同事想與她溝通工作流程時,她總不假思索「回嗆」,除了擔心打斷後工作無法完成的焦慮感,張雅惠發現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腦子還在想該怎麼回應,但情緒很敏感,總覺得別人要批評我,就衝動先脫口而出,像打乒乓球,都是直球反應打回去,出口的通常不是好話。」

連同事說些玩笑話,她也會衝動反唇相譏、氣氛降到冰點,可說是標準的「小白」。這種無法控制的「快嘴」,每次衝突之後,都讓張雅惠懊悔不已。於是,同事眼中「固執、無法溝通」的她,遇到不知如何解決自己的人際障礙時,經常就把爛攤子一丟、乾脆一走了之,「剛考上公務員時頻繁調單位,每個位子都待不久。」張雅惠苦笑。

當時,她還不知這和 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特質有關。

從小擅長考試 生活秩序卻一團混亂

坐不住、調皮搗蛋、無法專心因此不擅長紙筆考試……這些 ADHD 典型的表現,從小到大在張雅惠身上找不到。張雅惠有一套獨到的讀書方法,甚至是少數喜歡考試的學生,張雅惠解釋:「我屬於擅長考試的類型,考出不錯的成績、可以得到讚美,很有成就感。」

但是她的生活卻是一團混亂。嚴重缺乏收納能力、永遠雜亂無章的書桌和房間、總是帶不齊的美勞用品,從小學開始,上學前經常找不到該帶的課本或用品,急到哭出來,每天重複「找不到」的戲碼。到長大成人,依然無解,她無奈表示:「找不到就買新的。最高紀錄家裡有快10支手機;或者情緒低落就衝動購物,堆滿用不完的化妝品和保養品。」


情緒起伏、心情受挫時的張雅惠,會在老家這棵樹下放空乘涼,能平靜情緒、滋養正向情感,被她稱為「療癒角」。張雅惠提供

原來一切和 ADHD 有關

人際關係的困境和生活中頻繁忘東忘西讓張雅惠陷入煩惱,剛好基督教友推薦她讀一本漫畫《我的37個基督徒朋友》,裡面描寫一位教友ADHD特質的徵兆,張雅惠如醍醐灌頂:「漫畫人物無法控制的忘東忘西,雖自責但無法跟別人溝通等,就是我的寫照。」此時,張雅惠第一次接觸「ADHD」這個名詞。

在其他教友的建議下,張雅惠鼓起勇氣到心智科評估,確診她是成人 ADHD。一開始她半信半疑,直到一次次的回診,醫師協助她爬梳從小找不到東西的障礙、人際困境、衝動回話,都可能是ADHD特質影響,也開始服藥。張雅惠仔細觀察自己用藥前後的區別:「原來我真的有ADHD特質。」

她的大腦一直像過載的電腦,張雅惠形容:「多開幾個網頁就跑不動了,」職場上過多的工作指令、突發狀況,必須一心多用的要求,都讓她無法反應,常被責怪「效率不佳、難溝通」,張雅惠才恍然大悟,工作上如此執著自己的 SOP,是怕被其他雜訊干擾。

「我常有不時冒出來的思緒、情緒,在背景程式耗能,藥物就是把這些雜訊關掉,大腦會變得清楚。」張雅惠形容服藥後的感受,大腦能夠架出一個槓桿,「讓我知道從哪裡使力,」在思緒清明的狀態下,能有效率的工作、快速處理突發狀況。

而在人際關係上,藥物能幫她把衝動「停一停」,不再總是先回嗆再後悔,而能聽懂別人開的玩笑話、想一想再幽默回應,同事也觀察到她的改變,給她正面回應:「雅惠懂得開玩笑了!」職場上的人際關係,因積極治療而變得圓潤起來。她強調,吃藥不是萬能,重大事件發生時情緒依然會劇烈起伏,藥物也控制不住。因此,她必須不停練習面對、接納自己,找出能撫平情緒的方式,最後在讀經和禱告中找到寧靜之地。

不要因為「成績好」忽視了孩子問題

張雅惠認為,服藥能幫助前額葉活化、讓她的思考能拐彎,聽懂別人的言下之意,而確診最重要的意義則在心理上,「能設下停損點,知道自己的強項和弱項,懂得放過自己,不讓自責、自厭的情緒蔓延。」現在的她持續服藥回診,但房間跟別人相比依然混亂、缺少簡潔的收納能力,「但會知道自己不是故意搞砸,只是這方面比較弱。」現在張雅惠已經能掌握錢包、手機和鑰匙的去處,找到8成的物品;也突破工作上的困境,被主管賞識晉升為出納組長。

回首這些年來摸索的日子,張雅惠認為ADHD特質雖有共通性,但每個人仍舊不同,「我小時候可以安靜坐在教室,但內在情緒卻是狂風暴雨。」她也想提醒家長和老師,順遂的求學過程、好成績常是盲點,不代表孩子長大成人後絕對一帆風順,「別把『小時了了』的枷鎖往孩子身上套,只是當年沒發現問題,現在遇到了,更需要家人和朋友的理解。」

以前要找到ADHD相關資訊很費力,現在網路搜尋非常便利,張雅惠也向成人喊話:「如果你覺得生活卡關,多搜尋一下,也許不是因為你不夠努力,別怕尋求心理諮商等專業協助,轉機常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張雅惠強調,不要被外在對 ADHD 刻板印象、標籤所綑綁,如她一樣「不典型」的成人,反而花更多時間才能找到答案,或是不願面對自己可能有的特質。她則鼓勵,正視自己的特質後,才有激發潛力的機會,「誰能想到連房間都整理不好的我,能做出納這麼要求細節的工作?」張雅惠露出自信的笑容,肯定願意面對困境、尋求解方的自己,終能品嘗這些年努力的果實。

你也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徐為紘榮獲2019年師鐸獎。 身形肥胖,四體不勤,...
2020-03-11
李政憲用摺紙讓學生愛上數學。 「我最討厭的科目就是...
2020-03-04
▲ 長笛家林怡君帶領清大AI樂團,實驗人機合奏的可能,也...
2020-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