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湖山國小退休老師黃敏惠:女兒拒學,不影響我欣賞她的好

作者: 
吳美欣、林韋萱
圖片來源: 
親子天下 2020-09-26
日期: 2020-12-16


▲以相愛為最高原則,黃敏惠(左三)總能欣賞三個孩子的不平凡之處。曾千倚攝

身為老師,兩個女兒卻相繼在國中時拒學,黃敏惠沒有強迫孩子一定要留在主流的升學路上,反過來欣賞孩子特殊的地方,因為她把「相愛」當成親子相處的最高原則,同時也用這份愛,讓每個孩子做個願意為自己奮戰的人。

十八歲的女兒,跟你說想去澳洲打工留學,但當時的她不敢到餐廳點餐、不敢獨自過馬路,你會讓她去嗎?

有這樣一位母親,儘管擔憂,仍為孩子獻上最深的祝福。這位母親是黃敏惠,在臺北市湖山國小當了十七年老師,退休後在宜蘭縣南澳鄉的武塔國小擔任教育志工圓夢。

黃敏惠獨力養育三個孩子成長,曾經歷二女兒朱殷、三女兒朱顏相繼在國中時拒學。尤其朱殷有亞斯伯格症,為黃敏惠帶來的人生挑戰不斷,但她臉上總是掛著微笑,言談間盡是孩子帶給她的趣味。

小時候,她就發現朱殷有些不一樣,直到一歲八個月都要黃敏惠抱她站著睡覺、三歲才學會講話。她當機立斷,送朱殷去學跳舞、開始早期療育,家中也立下規矩,不準看電視跟玩電玩。

她更仔細檢視小孩的成長環境,臺北市九間田園國小,一間一間帶大兒子朱磊跟朱殷去看,結果一到湖山國小,兩個孩子望著紗帽山,就決定落腳於此。於是一家人搬家、轉學,朱殷去讀幼兒園,朱磊轉學讀湖山國小,在陽明山一待就是十七年。

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天命

上國中後,朱殷就讀重視升學的私立中學,為黃敏惠迎來更多教養挑戰。這位圓周率可以背到小數點後三百多位的孩子,國中數學考卻只能考三分,不過黃敏惠注意到的不是考卷分數,而是空白處朱殷畫的滿滿插圖。

透過朱殷的表現,黃敏惠知道她熱愛藝術創作,「每個孩子的特質跟個性,都有很不尋常的地方,那些地方要去發展,因為孩子未來可能會從這些特殊處,找到自己的天命,」黃敏惠分享。

因此,當朱殷因不適應升學壓力而拒學時,黃敏惠幫她向學校每週一、五請假,朱殷就留在家中盡情繪畫或雕刻,專注到時常連飯都忘了吃,加上從小累積的舞蹈基礎,朱殷如願考上華岡藝校。

「這輩子有兩次淚流不止,一次是我考上正式教師,另一次是我女兒考上華岡藝校。」流淚的原因,是因為黃敏惠知道,朱殷終於到了一個不以成績定義孩子好壞的環境。在這樣的環境中,解套了黃敏惠的教養困境。

沒想到相隔幾年,三女兒朱顏同樣國中拒學,而且情形比姊姊還嚴重。原本愛說話的女孩戴上口罩不講話,連最愛的長笛都放棄了,後來朱顏跟諮商師商談後,決定去工作,黃敏惠便介紹她到親友家的花店,學插花、做盆栽。就這樣,朱顏在花藝中重新獲得活力,同時間黃敏惠也不斷尋覓,終於為朱顏轉到適合的體制外環境學習。

訪談間見黃敏惠平和的敘述她如何欣賞自己的孩子。所謂的欣賞,不是任何事情都給予獎勵,而是賞識符合他程度的表現,當孩子成功挑戰自己時,才給孩子鼓勵,這些全倚靠對孩子的了解。

唯一一次讓黃敏惠處罰孩子的,是孩子踩到她最在意的誠實原則。朱殷還在念幼兒園時,有次從抽屜拿錢買彈力球送同學,卻沒告知黃敏惠, 「我從不打孩子,那一次我拿棍子了。」

她告訴朱殷,為這件事情要打她一下,但每次朱殷都逃開;幾次後,她警告朱殷再縮手就要打十下,結果朱殷又縮手了。當下黃敏惠有些後悔話說太快,不過不想收回說過的話,只好表現出堅定眼神,輕輕打了孩子。

儘管下手不重,但這是朱殷第一次見到媽媽生氣,心中難免害怕。看見朱殷害怕的神情,黃敏惠緊緊把她抱在懷裡,解釋自己雖然生氣,但是是因為這件事,不是因為「人」而生氣,她是非常愛朱殷的。

孩子被愛才會健康長大

擁抱傳遞了黃敏惠的心意,化解孩子的恐懼,「擁抱力量很大,孩子要確認被愛,才會健康長大,」黃敏惠說。

今年八月,二十二歲的朱殷剛辦完畫展,十六歲的朱顏負責撰寫對外新聞稿,一個專精繪畫,一個展現語文專長;朱磊則待在蘇帆基金會,致力於推廣海洋教育。

儘管兩位成年的孩子不停東奔西跑,但黃敏惠相信,一家人的心是緊緊繫在一起的,「他們跟我之間有條線連著,不一定要天天見面。我們彼此相愛著,這件事最重要。」

以相愛為最高原則,黃敏惠圓滿了愛的艱難,當孩子自由探索人生時,總有個家在心底溫暖著。

讓每個孩子做個願意為自己奮戰的人

一路以來,無論對自己的孩子,還是學校的孩子們,黃敏惠都是以同樣的愛對待。教書時,她的家中,總是擠滿了小食客,常常一住就是一年半載。有的小男生很自在的當成自己家,衣衫不整的程度連主人們都要迴避。這些小食客大多是她的學生,也許是家裡沒人照顧,也許是自願窩在老師身邊,成為她家裡的一分子。

這些小食客,搬到老師家後常有奇蹟似的改變。有個在媽媽口中「好吃懶做的少爺」,到老師家後嫌老師菜煮得難吃,就下廚煮給大家吃,媽媽聽聞直說不可能。還有個家庭功能不彰的孩子,住進老師家後,國語成績從屢屢不及格,突飛猛進考了九十幾分。「我什麼都沒做,只是關心的問他:『明天要考試,準備得如何?』」黃敏惠邊做家事,邊聽學生背書,如此而已。問這個孩子為什麼以前考得那麼差,他說:「以前又沒人管我考幾分。」有人在乎,孩子要的就這麼簡單。

說自己「沒做什麼」的黃敏惠,用單純的關懷,鞏固與孩子間的相互在乎。她極少用話術說服學生念書,也堅決不以威脅利誘來激勵孩子。她相信只要讓孩子做個願意為自己奮戰的人,就是激發動機的最大力量。

你也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吳蕙君把自己當成撫平學生英語學習傷痛的治療者。 「...
2019-07-03
代理老師詹敬農愛上孩子們的真,每天從台北內湖往返160公里到...
2016-10-26
五華國小閱讀老師杜筱梅帶學生,以視聽教室版畫上的「福巴越...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