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犀利教授顏聖紘:「我在資優班成績很爛,不斷大小考只帶來苦難」

作者: 
王韻齡
圖片來源: 
親子天下 2020-11-25
日期: 2021-02-17


顏聖紘即使小時候成績不錯、拿過全國科展第一名,卻也為傳統教育制度所苦。楊煥世攝

「學生不要只想揣摩上意、到處推敲大學教授喜歡什麼,如果從小就這樣,還沒進大學就整個壞了……」,近來因為學習歷程檔案爭議,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顏聖紘頻頻在臉書上發表個人觀點,用語直白詼諧,許多高中排隊請他去演講。顏聖紘從小就是科展常勝軍、國中就發表論文在專業期刊,一直被當資優生的他,「學習歷程檔案」就厚厚一疊,但傳統教學帶給他的,卻是痛苦與疏離……

小學念音樂資優班、國中念數理資優班,但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顏聖紘最討厭人家提他是資優生,或是人生勝利組。過去,顏聖紘在生物及生科界享有盛名,曾榮獲德國「辛特曼科學獎」,是第一位獲得這獎項的非歐洲學者。

長期在大學任教,卻發現很多大一生實在「太傻太天真」,顏聖紘認為傳統的國民教育及師培出了大問題,因此近期常以大學教授角度談高中生的學習歷程檔案,告訴現場師生「哪些事情不需要太過擔心、但哪些準備不足才是真該擔心的」。

關於顏聖紘的求學經歷,網路上資料很多,都帶著幾分傳奇色彩。從小二起參加科展就獲獎、小學畢業前已在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做實驗、上國中那年暑假獲得林業試驗所免除住宿費用,在恆春半島進行長期蝶類生態調查,研究報告拿到了全國科展第一名。

顏聖紘的第一篇正式學術論文,則發表在中研院植物研究所彙刊,當時他年僅15歲, 這年紀就有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 / 科學引文索引) 點數,學術成就令網友嘖嘖稱奇。

問起這些顯赫得獎紀錄,對當時的他帶來哪些影響?身材粗獷、留著一把小鬍子的顏聖紘無所謂的聳聳肩說,「我在特教體系的人眼中並不特別厲害,其實算平庸吧!真正厲害的人太多了,我們這種卻常常被媒體寫,其實滿尷尬,會被同行笑。」

他要求登門採訪的記者不要把他的人生,套用在一般成功人士的模版中,更不許浮誇,「我也理解大家需要一個好故事,但是誠實與平實是我的最低要求」,這位非典型大學教授,開門見山的訂下了遊戲規則。

實際聽一場他的演講,覺得他能「對症下藥」,絕不會讓學生有機會打瞌睡;他的臉書發文,也同樣辛辣,常招致不同立場者的批評與私訊攻擊。但他一以貫之的強硬回擊,並不遵守從小師長的提醒:「把你的刺拿掉,讓自己討人喜歡一些。」

習慣獨來獨往的顏聖紘一向鮮少同齡朋友,可是會在求知慾驅使下,大老遠跑去中研院找某位完全不認識的教授敲門請教。

從小求知慾強,上山下海都要找到答案

很難想像家中有這樣一個小孩:從小就非常有主見,喜歡的自然科學節目不但天天準時收看,還把片尾字幕上的專家名單默默記下,拜託媽媽帶他去找這些專家,因為他有滿腦子問題想要當面問清楚。

母親黃阿修是資深國小老師,早早就發現兒子很難搞,「這傢伙他想要做什麼就一定要去,不會先問過大人;想教他字詞、寫作也都不配合,反而是我一直被他的興趣牽著到處走」,黃阿修在確定「孩子沒去做壞事」的前提下,只能完全尊重顏聖紘的執著。

黃阿修真正擔心的是顏聖紘性格太孤僻,不像一般孩子那樣充滿陽光與歡樂,萬一交不到朋友怎麼辦?

直言「我討厭跟小朋友玩」的顏聖紘沒上過幼兒園,媽媽因此送他去兒童音樂班,不久後他就自己作曲,指揮全班同學合唱。看出孩子天份的顏媽媽鼓勵他去考國小音樂班,顏聖紘念到國小畢業前卻跟媽媽說,「媽,我幫你念完音樂班了,國中要改念數理資優班」,黃阿修至今提起這段往事,仍不禁搖頭苦笑。

國小到國、高中加起來10年資優班的特殊求學經歷,讓顏聖紘經常反思,「要演一下內心戲對我是不難,但如果一個資優生不是一般人眼中的群體動物,能不能就尊重一下他的特質?不需要把他按進模子裏,形成大人想要(但自己卻辦不到)的樣子。」

榴槤把刺去掉,也不會變成富士蘋果呀!

顏聖紘應邀在資優教育年會演講的這番妙喻,充分展現出深刻且犀利的顏式風格。

從國小音資班轉換跑道的顏聖紘,國中又考上了數資班,看起來是件值得父母驕傲的事,但對黃阿修而言,教養的挑戰從沒停止過。

升國一暑假要上輔導課,顏聖紘完全不想去,當時林業試驗所恆春分所主任徐國士,就問他想不想去墾丁住一段時間觀察蝴蝶?黃阿修也就陪著兒子去南部待了整個暑假。

當時適逢臺灣第一座「墾丁國家公園」成立,母子倆天天跟著文化大學森林系學生,還有林試所和林務局的技工與研究人員一起做研究、爬樹、採種、育苗。憶起三十多年前曾見證保護區的舊貌,酷酷的顏聖紘揚起了難得一見的微笑。

那年他在恆春半島進行長期蝶類生態調查,獲得全國科展第一名的報告,也成為剛成立的墾丁國家公園在經營管理方面的參考文獻,此後他更確認了自己喜歡做自然生態研究的特質。他也因經常參加科展結識了不少神人,在校外寬廣的世界裡自在悠遊。

但回到學校,仍免不了天天面對早自習默寫、背誦、大小考不斷的生活。「每一科都是教完一段就小考,但我想要自己慢慢看、我會懂的,那6年的學習造成我很大的苦難 。」自稱是「資優班裡成績很爛的學生」,顏聖紘緩緩道出與傳統教學格格不入的痛苦。

不肯死背、自主學習,卻過不了大考這關

在部落格中坦承自己「從小就是個屁孩,超難搞,什麼都要質疑,一定要辯證,不願意接受別人整個端來的知識(例如參考書),一定要自己需要且願意才想學東西,對任何考試技巧與為考試服務的東西都不屑一顧,大多數同學輕鬆辦到的事都做不來(背國文解釋、背課文、背片語、背化學式、背公式....),我只做自己愛做想做的事。」

這樣率性的高中生,在那個沒有多元入學的年代,被聯考重重打了一拳。高三時還全神貫注在科學研究小天地的顏聖紘,因為沒通過當時的保送甄試(全國不到8個名額),又上不了理想科系,只能選擇重考。

不想念書,心情又苦悶,他沒事就去逛寵物店買魚、買水草、買爬蟲,壓力越大養得越多,到了考前,全家1/3空間都被他的動物、水草、蘭花等佔滿。也從高四那年起,他開始為水族寵物與園藝雜誌寫專欄文章,還累積了不少粉絲。

一直以來習慣自己找資源、找主題並深入探究,顏聖紘可說是自主學習典範。很多家長向他求助,他建議,不要把大學當做一個終點,家長要從中解放出來。

顏聖紘接著說:「我一點都不認為任何學制的變革,就會直接毀了或成就一個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小學階段,培養耐性、觀察力、邏輯力、實踐力還有同理心,能思索自己的需要、特質,並發展出自我評量、對知識的鑑賞力及看門道的敏銳。這樣就夠了,因為有這些本領就能自學,一個人的世界就不會受限於課綱。」

這就是「有話直說」的顏聖紘,臉書上追蹤者眾,有人看熱鬧、有人看門道,但他很排斥人家叫他「網紅教授」,因為網路社群之於他,只是工作之餘紓發心情感受,有時被大一新生氣到揚言「痛下殺手」,有時又覺得學生有長進了可喜可賀,終究他最專注投入的還是自然科學研究本業,且樂此不疲。

你也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李佳恩提供 曾經在私校待了15年的李佳恩,連續...
2021-10-20
長年致力於推動幼兒閱讀教育的張美惠老師。(拍攝時間201...
2021-10-13
阮玲老師引導孩子把耳朵打開,從此愛上英語。(拍攝時間20...
2021-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