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程師轉換跑道 陳建光把掌中戲變成特色課程

圖1

陳建光多年來培育出無數和他一樣的掌中戲小粉絲。

從工程師轉換跑道的興隆國小教師陳建光,將他對於臺灣的傳統戲曲掌中戲的熱愛結合資訊科技與手作藝術,並於校內成立「隆宛然掌中戲團」,多年來培育出無數和他一樣的布袋戲小粉絲,更將傳統戲曲結合校定特色課程,成為興隆國小的教學亮點。

從科技界跳槽教育界,以傳承戲曲為核心

25年前,陳建光任職於東元電機程式設計師,一方面受到自幼對於傳統音樂和戲曲的興趣使然,另方面當時許多教師辭去教師,政府因應教師荒,重新開設了學士後師培班,讓陳建光決定放棄高薪工作,投身教育行列。

陳建光回憶,自己從小就熱愛傳統音樂,成長過程中也曾參加過國樂團、學小提琴,在認識布袋戲大師李天祿劇團後,也跟著布袋戲老師學習製作後場音樂,接觸嗩吶、胡琴等傳統樂器。當他從學士後師培班畢業、順利考取興隆國小後,便決定要把傳統戲曲文化的傳承當成教育工作的核心。

很幸運地,這個想法一開始就得到校方高度支持,校內許多老師也很樂意協助,逐步地讓戲團的師資、樂器、戲臺、道具一一到位,甚至還找來了李天祿老師到學校裡頭親自教學。五年多前,陳建光進一步推動讓掌中戲成為校定特色課程,將過去長年累積的布袋戲教學經驗當成媒材,讓校內四到六年級學生可以學習聲音表達、美術、臺語、後場音樂到製作不織布戲偶等。

以傳統藝術為基礎,融入其他課程養分

陳建光笑說,小學生們自製的不織布戲偶雖不比正式劇團的戲偶精緻,但是色彩繽紛、造型充滿童趣,如今校內老師們已經可以帶領著孩子們開發劇本,吹直笛配樂,演出屬於他們的布袋戲。「我們把把傳統藝術當成基調,替課程注入養分。」陳建光認為,戲劇元素本來就很多,讓布袋戲與學校課程結合的作法,除了開發孩子們多元專長與興趣外,更是替臺灣即將失傳的傳統戲劇培育更多觀眾。

相較於其他傳統藝術,布袋戲的門檻還算「親民」,陳建光表示,校內戲團一年只排一齣戲,為的是可以達到職業水平。即使偶爾因為要演出或參賽,加上孩子們有時候太活潑不受控制,讓陳建光難免會有壓力,但長年下來,他始終樂在其中。

在劇團之外,教程式設計課程的陳建光,也經常呼朋引伴,找來志同道合的同事們,一起帶領學生們「做一些好玩的事情」。例如某年聖誕節,他結合音樂課、美術課與程式設計課,帶孩子們一起製作LED聖誕樹。先是從美術課的繪畫作品轉成雷雕,在透過音樂課帶領孩子們編曲,最後在電腦課上組成聖誕燈光秀,不僅大人小孩們都玩得開心,學生們更從中培養了跨學科的整合能力。

圖2

學生以掌中戲演出《西遊記—智鬥金銀角》。

看似平凡的孩子,也能在戲團發光發熱

興隆國小除了掌中戲之外,還有籃球隊與合唱團,陳建光笑著表示,會來參加戲團的孩子,通常不是體能或音樂表現非常特殊,但在掌中戲團裡頭,「成員從資優班到特教班都有」。孩子們在這裡學會一項專長樂器、熟悉幾句臺詞,只要群體合力演出,就能成就出一場精彩的戲。尤其一些原本有情緒障礙或過動的孩子,在劇團裡頭找到了歸屬感,家長們也經常看完演出後感動掉淚。

陳建光舉例,有一些原本連功課都交不出來的學生,為了參加劇團,在陳建光要求下,必須先把課業顧好,才有資格練習;甚至有些團員還身兼籃球隊員,培養出自律與時間管理能力。許多已經畢業的學長姊們,也經常利用寒暑假時間,回到學校看學弟妹們團練。

其中有一名學生讓陳建光印象深刻,當時他才三年級,原本是姊姊先參加劇團,他看姊姊上臺表演很厲害,就吵著也想要參加,但因為放學後經常被老師留下來輔導,所以不時得跟劇團請假。陳建光深入瞭解後,發現這孩子有閱讀障礙,於是先跟導師商量,讓他把不會的功課先抄寫下來,替他爭取更多團練時間。

後來,這位學生從簡單的拿道具開始練習,後來進階到背口白,升上五年級後,已經可以主演了。此外,陳建光也觀察到,練習完之後,大家成群結隊去吃冰,但他都會默默的留下來收拾道具。畢業後,這孩子考上了大安高工,更參加技職檢定拿到金牌。參加慈青社的他,還詢問陳建光能不能安排劇團到新店慈濟醫院演出給病人看。從這名孩子身上,陳建光樂見,劇團讓有學習障礙的孩子們找到成就感來源,也希望劇團辛苦的磨練,讓他們不輕易放棄自己,在人生未來道路上影響深遠。

圖3

陳建光(右一)帶領學生到廟會吹嗩吶。